桃四_

【FB】回家记

【FB】回家记

 

注:因为原著中貌似也没有具体描写forth家的家庭背景,所以我就自由发挥啦,我的设定中forth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分别是sun,moon,lin,其他的人物因为可以用身份代替名字,所以就不编名字了Orz…

 

 

 

00

“forth,分手吧。”

“呃……嗯?”

坐在餐厅吃饭的两人面对面看着彼此。

“分手吧。”

“阿莱哇?”beam起身想走,forth连忙拽住他,“beam,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吗?”

beam看了看forth拽紧自己衣服的手,红彤彤的,十分用力。但他依旧那么决绝,一个接着一个的用力掰开了forth的手指,然后转身出了大门。

forth想追出去,谁知道服务员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出现,挡住了forth的去路,“先生,您还未结账……”

forth慌忙的掏出钱包,目视着beam离开的方向,也不等服务员找钱就慌张的跑了出去。
然而出去后,空无一人。

早已不见beam的身影。

手机,不听。

公寓,未归。

forth突然想起pha之前说过beam是个怎样的人,那么决然,决然到不留一丝可能性。

 

 

 

01

一星期前。

forth正在beam的公寓里闹他,毕业之后就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但是这里有那么多回忆,他和他的beam在这里度过了无数个美好的夜晚啊~

手机铃声响了,屏幕上是一次喝醉后beam抱着forth躺在床上撒娇的图,forth一时没忍住拍了好几张,最后不顾beam的反对还设置成了屏保。

就为着这事,beam都气死,下令让forth换张图,因为那张图自己看起来简直蠢毙了!

forth反而笑嘻嘻的把手机递过去,让beam自己选一张图片当屏保,接过手机浏览图片的beam,脸越来越红,然后一把放下手机,拿枕头狂揍forth。

forth在慌乱中连忙解救出手机,害怕beam反应过来删掉图片就不好了。

结果屏保的事情不了了之,因为forth总有欠揍的点让beam分神!

forth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看beam,然后接通电话走到了阳台上。

“妈。”

“什么时候回家啊forth,爷爷奶奶都好久没见forth了。”

“妈~我明天就回,本来想给你惊喜的。”

“哦哦,那我不跟你爷爷奶奶说了。哈哈,你明天几点回?”

“妈,回去那么方便,不着急这一会儿,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回……妈,我可以带我一个朋友回去吗?”

“朋友?男生还是女生啊?”

“男生,一个可爱的家伙。”

“可以。那你们早点回来哦。”

“嗯嗯。嗯嗯。”

挂掉电话的forth脑内飞速运转,要怎么才能“骗”他的beam跟他一起回家呢。

坐在书桌前还在学习的beam此时特别认真,forth从后抱住他,然后硬挤上凳子。

“疯了吗?凳子这么小!我又不像yo和kit一样那么娇小!”

“可是forth想和beam坐在一起,挨的近一点。”

“forth!”

forth凑上去亲亲beam的脸,躲过beam的攻击,然后说:“beam什么时候回家?”

beam明显愣了一下,转过头,视线对着书,说:“米卢,我还在等医院通知。”

“那你这几天还有事吗?”

“米卢,应该是没有吧。”

“那beam可以和forth一起回家吗?”

“回家?”beam显然顿了一下,“家?”

“forth家在海边,超级好玩,beam去呐去呐。”

“我不——”

见beam一直逃避的看着书不看自己,forth只能使出大招,他抱起beam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掰过beam的头,在他的唇上狠狠盖了一个印章。随手把beam的书翻过去不让他看,明明都毕业了还看什么书……不过这话不能让beam知道,不然自己又要挨揍啦!因为beam不止一次解释过,医生是个应该终身学习的职业。

“去呐去呐beam~”

beam看着这只大型犬的撒娇行为,深表无语,但最后还是在forth的软磨硬泡下,同意和他回家。

耶~

 

 

 

02

回家的那一天天气很好,甚至很热,forth看见beam脸上隐隐有几颗汗水,对他说:“beam不用担心呐,爸爸妈妈都是很好的人,不要紧张啦。”

“我没紧张。”

forth笑笑,beam又不是爱出汗的人,况且这会儿才在没有空调的室外待了不到五分钟,怎么会出汗,不过他可不准备戳穿beam的小谎言,在他看来,beam紧张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forth牵着beam的手,把他领到门口,知道他紧张,所以手上稍稍用劲,企图给他安慰。这安慰算是来的恰到好处,beam紧绷的神经在一瞬间好像松懈了一点。

beam一直看着他,forth好像从来没有在醉酒以外的时候看过beam如此依赖的眼神,心下了然beam这是对他家人的重视,知道beam如此看重他和他的家人,forth心里暖暖的。

“P’forth!P’forth!”

头顶有人叫他,forth抬头一看,正是他最小的妹妹lin,他抬头对她笑笑,想伸手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牵住的beam的手早已被他松开。

forth也没多想,和妹妹打完招呼没一会她就从窗口消失了。

不一会儿,只听见里面“噔噔噔噔”几声下楼梯的声音后,门终于打开了。

妹妹扑进哥哥的怀里,对他说:“P,没带钥匙吗?”

“嗯,打包行李的时候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P太笨了!”看到forth身后的beam,lin对他施礼:“萨瓦迪卡。”

beam看着这个长得和forth一般模样的妹妹,也对她还礼,“萨瓦迪卡。”

forth笑笑,敲了敲妹妹的头,带着beam一起走进屋子里。

屋子很大,东西也很多,却不杂乱无章,看的出来这家的主人很爱收拾,精致的小东西也很多,看起来温馨又别致。

见家里只有妹妹一个人,forth奇怪的问lin:“爸妈呢?”

“爸爸妈妈去市场了,哥哥们去帮忙了,留我等P回来,爷爷奶奶在后院坐着喝茶呢。”

forth望了望通向后院的窗户,对beam说:“beam跟forth一起向爷爷奶奶行礼吧。”

beam于是点点头跟他去了后院。

forth果然没有骗他,一走进后院,beam就看到了大海,院子里有一颗大树,叫不上来什么名字,但是很高大,足以遮挡阳光,爷爷奶奶就背对着他们坐在那里乘凉。

forth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然后突然出现在爷爷奶奶的眼前:“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本来没有防备,大孙子突然蹦跶在眼前,心里没个防备被吓了个正着,差点掉下椅子。

气的爷爷奶奶对他又打又骂,打完骂完又笑嘻嘻的问他啥时候回来的。

forth当然不可能告诉爷爷奶奶昨晚早就和妈妈商量好了这个惊喜,不然妈妈也会被骂的~!

forth把beam带到爷爷奶奶面前,对他们说:“爷爷奶奶,这是beam,过来玩几天。”

beam乖巧的对着爷爷奶奶行礼,爷爷奶奶看了看他,笑着对他说:“来了就多玩几天,当自己家一样。”

“好的,谢谢爷爷奶奶。”

门口传来声音,像是家里车子停下来在搬东西,forth于是对爷爷奶奶说:“爸爸妈妈好像回来了,我先带beam跟他们行礼呐。”

爷爷奶奶笑着点点头,由他去了。

forth于是拉着beam的手回到内堂,果不其然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弟弟正在从车上搬东西。

爸爸惊喜的看着forth,对他说:“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以为你要下午才能回。”

“刚刚回来的,才和爷爷奶奶打完招呼。”

爸爸点点头,妈妈激动的抱着forth:“回来的太早,都没准备好东西。你说的朋友呢?”

forth拉过身后的beam,对他们说:“这就是beam。”

妈妈惊喜的看着眼前的大男孩,beam也乖巧的向forth的爸爸妈妈行礼:“萨瓦迪卡,伯母,萨瓦迪卡,伯父。”

两个弟弟神色紧张,搬完东西后就想趁他们在打招呼偷偷遁走,forth眼尖一眼就看到他们,于是有点生气的叫住他们:“你们两个,快来向P’beam行礼!”

两个弟弟像是做错事被抓包一般,垂头耷耳的走到beam的面前,对他说:“萨瓦迪卡,P’beam,我是sun/moon。”

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如此和谐的一起说话,让beam倍感好笑,心里突然放松了一点,也对他们还礼。

两个小屁孩行完礼就逃命似的飞奔着跑上二楼,推推搡搡的,像是多待一会儿能要人命一样。

forth疑惑的看着妈妈,妈妈解释说:“他们两个在学校打架了,老师打电话给我和爸爸了。”

“这两个死孩子……看我不收拾他们。”forth又看看身边的beam,“beam不要生气呐,我待会儿就去收拾那两个死小孩儿。”

妈妈忍不住嘱咐道:“forth,下手亲点……”

forth点点头,“放心吧妈。”

看这边没什么能帮上忙的,一会儿厨房的大戏还得老爸老妈一起唱才行,于是forth打了个马虎眼,就带beam往后院走了。

爷爷奶奶还在喝茶聊天,forth向他们行礼之后,就径直走向了后院的大门,轻轻一推,就打开了。

“走吧beam,我们去后面看看,一会儿再带你去我的房间参观。”

beam感谢forth的贴心,紧跟着他出去了。

自打进了家门,forth就很明显察觉到了beam的不安与紧张。forth感觉到beam很慌张,神情很不自然,仿佛不知道该干什么,这和平时的他太不一样了。

forth的家不算是很偏避,但这会儿人不多,只有星星散散几个人在很远的地方。

forth牵起beam的手,beam没有拒绝。

forth对他说:“爸爸妈妈很喜欢你呐,beam。”

“嗯。”

“我很久以前就很想带beam来见爸爸妈妈。”

“嗯……”

“爸爸妈妈很喜欢beam的话,以后结婚就不会很困难了呐。”

“……嗯?”

beam停下来,看着forth。

forth心下沉了沉,说:“beam不想和forth结婚吗?”

看着forth的眼睛,beam有点慌张。

forth看着beam,beam的眼神在他的身上乱窜,就是不肯直视他的眼睛,他咽了一口口水,却什么都没说。

forth握着beam的肩膀,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在他耳边轻轻说:“beam不愿意也可以,只要让forth一辈子都陪在beam身边。”

beam在他的怀里颤抖,无力一般拉着他腰上的衣服,头贴着他的肩膀。

forth轻轻抚摸beam的头发,beam的头发并不柔顺,粗粗的也很硬,听说倔强的人的头发都这样,但forth并不觉得beam很倔强,他的beam很好,很完美。

但beam的心里很慌张,他很清楚,却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以来从各个朋友口中隐隐感觉到的异样,今天尤为清晰。

 

 

 

03

forth一直记得一个眼神。

在他和beam的第一个晚上时就看到的眼神。

幽深黑暗,目之所及,皆无所入。

就这么空洞的看着,却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beam清醒时一直没有这种异样,直到交往后beam又一次醉酒时,他才又在他面前露出了这样的眼神。

在forth快要忘了这件事时,beam眼睛里的孤独又成功将他的记忆唤起。

孤独。

那时候的beam仿佛一个人置身大海、荒原、沙漠,没有人依靠,没有人爱,本以为在一起后自己能将他从荒芜中解救,但是次次醉酒次次空洞的眼神,让他清楚地知道beam的孤独没有一丁点儿的好转。

forth很清楚beam爱他,beam也一定很清楚forth爱他爱的要死,但是醉酒后的beam都让他清醒的明白一件事,还不够,forth的爱还不够,beam的心结不是由他解开。他,还不是那个keyman。

forth不知道beam心底留着什么,他不能问他,beam对他有所保留,他也不想把心底的疑虑求助于beam的朋友,因为只要是pha和kit知道了,就相当于beam也知道了。当然更不可能询问自己的朋友,所以他一直暗暗地,找寻这个让beam一直没有在他面前提起的点。

终于在今天,forth好像知道了什么。

 

 

 

04

回到家,爸爸妈妈已经在厨房里面忙开了,打过招呼之后,forth知趣的带beam上了二楼。

二楼最大的房间当然是爸爸妈妈的,其次就是他的,这次回来妈妈应该已经提前打扫过了,打开门的时候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forth走过去把窗户打开通风,看来是妈妈喷了点什么却忘了开窗了。

房间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电视,后面墙上贴了几张曼联的海报,墙角有一个吉他,看起来已经很久没用过了,放在那里,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

“beam,这就是让forth长大的地方,喜欢吗?”

beam笑笑,没有回答,反而走到吉他那边。

forth跟着他,从后面摸着他的腰,轻轻搂上,在他的耳边说:“beam想听forth唱情歌吗?”

beam好似从来没有听过forth唱歌,于是问:“你会吗?”

forth厚脸皮的要求着:“beam亲forth一下,forth就唱给beam听怎么样?”

知道forth在哄自己开心,于是beam顺从的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forth开心的放过他,拿出吉他,坐在一边拨弄琴弦。

调完音后,forth对着他唱出肉麻的歌词:

“亲爱的,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亲爱的,你是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你的微笑是最明媚的阳光,你的回应是最甜蜜的爱意”

“拥有你是我最大的幸福,陪伴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听着听着beam就捂上了forth的嘴巴,说:“太肉麻了!别唱了。”

“肉麻吗?这可都是forth想对beam说的呐。”

说完forth把吉他放在一边,拉着beam坐在自己腿上。

“beam喜不喜欢这首歌,forth唱的好不好听?”

“好听,但肉麻死了。”

“一点都不肉麻,因为,都是forth的心里话。”

beam吻上forth的唇,forth任他发泄自己的情绪,在他冷静下来之后逐渐掌握主动权,但他却只是浅浅的啄吻而不深入。

forth很喜欢这样情人间亲昵的表达,不用激烈的性事,只要淡淡的吻,便知道对方的心意。

只是难得的是beam愿意和他这样亲昵,以前beam总是嫌弃forth这样的举动太“娘们”,想要了就直接做,forth也顺从他,结果导致他俩真正停下来温存的时光简直为零。

这样的beam特别安静,就像是醉酒一般的依赖。

他爱他的依赖。

门被轻轻敲了几下,两人连忙分开,看着beam脸上的不安隐下去了几分,forth才稍稍安心。

lin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站在门口,对着他俩甜甜的笑:“哥哥们,妈妈让我给你们拿点水果上来。”

forth不爱吃水果,但是拼盘里有beam爱吃的,于是他屁颠屁颠的端到beam的面前,跟他说:“beam你快尝尝甜不甜。”

beam接过来,三个人盘腿坐在小桌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兄妹两个聊得开心,beam却听的心不在焉,forth的家庭果然如他所想的一般美好,看他和长辈们紧密相处没有半点隔阂的样子,beam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lin在抱怨“老师太烦人”,“妈妈做的菜不好吃”,“哥哥们总是捉弄她”的时候,forth就跟她一起吐槽,“老师都一样烦人”,“我也觉得妈妈做的菜没有以前好吃”,“我一会儿收拾他们去”……

forth大概是这个家里除了爸爸以外最有发言权的男人了,所以弟弟妹妹们貌似都很怕他,lin告完状一溜烟就跑了,抓都抓不住。

forth转头看着beam,beam脸上一副若有所思地样子,他叹了口气,说:“beam,我去看看我两个弟弟,你在这待会儿呐。”

beam听到声音晃过神,说:“我,我跟你一起。”

forth点点头,两人便起身往兄弟两人的房间走去。

sun和moon是一对孪生双胞胎,早几分钟落地的是sun,便是哥哥,不过没怎么听moon叫他哥哥就是了。

他们俩住一间房,所以稍微大一点,谁知forth一进到他俩的房间就被气笑了。

forth推开门,那俩已经跪在地上,脑袋上还绑了一个白色布条作可怜状。forth被气的没话说,肚子里面装好的一堆数落的话被眼前的二人逗得几乎忘完。

但是大哥的气势不能丢,他迅速敛了敛神色,佯装怒火对两个弟弟一顿数落,说到气处差点动手打人,一时间鬼吼鬼叫的。

beam站在门口看到lin在走廊的另一头偷听,看到beam在看她,她还得意的做了个鬼脸,看起来十分开心。

sun和moon满屋子乱窜,不知道是谁一下子看到了门口的beam,于是连忙跑出来躲在beam的后面,“救救我啊P!”

beam突然后悔不应该掺和forth的家务事,只不过身后不知道是sun还是moon的男孩一脸可怜相的,beam忍不住对forth说:“forth,注意分寸。”

forth听到后立刻正了正脸色,对beam后面的男孩说:“moon,好吧,P’beam既然都为你们求情了,那你们现在就过来给我把事情好好解释一遍,不然今晚别想吃晚饭!”

moon顿时卸下劲儿来,然而冷不防的被forth揪住耳朵,给提溜进了房间。

forth坐在凳子上,sun和moon盘腿坐在地上,看forth威风凛凛的样子,beam甚至看到了以后他为人父的样子,十分好笑。

sun和moon坑坑巴巴的解释着,也不知道是不是被forth吓到了,显得可怜兮兮的。

教训完弟弟们之后,beam问了forth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分清两人的?”因为在beam看来,sun和moon长得一模一样,连身材、嗓音都差不多。

forth认真想了想,最后说:“大概因为是亲兄弟吧,他们两个其实很不一样。”之后forth便一一列举两兄弟的不同之处,只是beam一直沉默着,也不知他听进去几分。

沉默一直延续着,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beam好似一直神游天外,forth心里更是焦急,不知道哪里触碰了beam的神经。

一顿饭,吃的魂不守舍。

吃完饭,为了缓和心情,forth便拉着beam一起到沙滩上走走。

没走一会儿,就听到身后妈妈的叫声:“forth!beam!要不要一起打球?”

forth期待的看着beam,打心眼里想让beam一起,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beam实在是太遥远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让原来的beam回来。

看着妈妈手上的排球,beam点点头,说:“好吧。”

forth舒了一口气,对beam解释道:“妈妈的排球打得很好,beam可不要小看妈妈哦。”

说着走到了爸爸妈妈身边,妈妈对他们说:“幸好你们回来了,那两个臭小子被我打怕了都不跟我打了,你们两个可别让我失望哦。”

妈妈的球打的是真的好,前几局的时候,她和爸爸两个人打得他俩根本无力还手。

beam以前没怎么接触过排球,打的时候和forth毫无默契可言,往往都是一颗球过来要么两个人都去接然后撞在一起,要么就是没有人接。

妈妈笑着对他俩说:“你们真没有默契啊。”

“妈,你和爸都打多少年了,我和beam这才第一次打,肯定比不过啊。”

妈妈看着beam说:“那就以后多打几次,就能像我和爸爸一样默契了。”

爸爸在一旁笑笑,接过话:“我最开始和你妈一起打的时候还不是和你们一样,这种事啊,最急不得,来吧——再练练。”

beam看着手里的球,forth在他耳边说:“beam,别灰心,我们一起呐。”

然后依然被虐的体无完肤。

不过好在出了一身汗,beam的心情也好多了,神情也放松了许多。

forth终于松了一口气,回去的时候,父母在前,爱人在侧,十分惬意、美好。

之后的几天,beam变的就比第一天正常多了,sun和moon知道了forth的软肋是beam之后,一惹到forth便去寻求beam的帮助,熟练无比。

可是beam依旧分不清sun和moon,时不时就闹出笑话。

三四天以后,beam收到了医院的电话,便提前走了。

送beam走的时候,forth很是依依不舍的,不过恐怕依依不舍的不只是forth,sun和moon也是一脸大难临头的表情看着beam离开。

forth在车站抱了抱beam:“beam路上小心呐,要想forth呐。”

 

 

 

 

05

19:27

“宝贝儿,晚饭吃了吗?”

19:28

“嗯。”

19:28

“宝贝儿你吃的什么呀?”

19:40

“中餐。”

19:41

“老婆你今天很忙吗?那就早点休息呐:)”

19:42

“好。”

一连两天了,forth知道beam和以往一样看到他的消息只有未读或是立刻回复,但是不同的是,有什么变了……语气变了?

翻了翻以前的记录:

一周前

“forth,你现在在哪?”

“forth就在beam的心里呐:)”

“死开!快来接我!我的车被kit那家伙借走了。”

……

语气有变化吗?forth感觉不到,不过出于雄性动物的本能,他敏感的发现了一点,他的beam对他的态度变了。

他甩了甩内心的阴暗想法,他才刚带beam回家见了家长,并且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都很喜欢他,沉浸在以后就是一家人的喜悦里,这些丝微的不同也就让他很轻易的放过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forth被电话铃声吵醒。

迷迷糊糊拿过手机,却发现是pha的电话,正疑惑着电话就挂了,然而在他正准备放下手机继续回笼觉的时候pha的电话又打来了。

forth不耐烦的接通电话,还未等他说什么,电话那头排山倒海一般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死forth!!!beam去哪了你知道吗??!!”

forth听到一脸懵逼:“beam不是回学校了吗?”

“他回个屁学校!!!我已经快一星期没见过他了!!你是不是把他拐跑了!!”

“宅烟宅烟,我确实把beam拐跑了,我把他带回了家,不过两天前他说医院给他打电话了,所以就已经走了呀。”

“家??!!forth?!你说你把beam带回了你家??!!”

“嗯,怎么不行吗?”

电话那头pha快无语了,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的pha迅速冷静下来,告诉forth:“forth,你快回来吧。beam不见了,没有去医院报道,我和kit打不通他的手机,消息也不回。他要再不回来——”

“不见了?pha,可是昨晚beam还回复了我的消息。”

“这就是为什么beam失踪了我要找你的原因,傻逼,他要再不回来医院的名额就给别人了,这是老师托我转述给他的话!”

说完pha就挂了电话。

forth一脸懵逼,决定先打电话确认一下beam现在在哪里。

然而电话一通一通拨出去,就是没有人接,这下forth彻底慌了,beam不见了!他能去哪里?他为什么消失不见了?

几日里beam的异样终于一点一点放大,让他十分后悔没有早点重视,而现在面对即将要失去beam的恐惧,他的懊恼终于如波涛一般汹涌而至。

换好衣服,在家人惊异的眼光中,飞速的跑了出去。

坐在车上的时候,forth在心里理了理beam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不对劲。

因为那张屏保?不可能,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因为工作的事情?也不太可能,狂野医生帮早就被那个大医院“预购”了。

还是因为去他家的事情?

想到回家前一晚forth对beam软磨硬泡的时候,beam的神情已然不自然,然而当时他正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连老婆都没怎么注意。

可是他的家人也并没有对beam表现出恶意,甚至sun和moon两个死孩子还把他当成救世主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样,那又是为什么呢?

“排除一切不可能因素之后,看似最不可能的结果往往便是真相。”

忽然想到,不管是在一起前还是在一起后,beam似乎都很少提到家里的事,就连看电视剧,提及家庭伦理的部分他都会跳过,起初以为beam不喜欢这类风格,现在想来,恐怕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

beam的家,发生了什么?

内心隐隐浮出的答案让他不敢相信,但是似乎又没有更好的解释。

而将自己的猜测一一安进每一个beam的异样时,forth发现所有事情都变得通畅了。

原来这就是beam的心结。

他的孤独与不安,原来都来自这里。

手机震动,forth拿起来看了一眼,是beam的消息:

“在忙。”

“怎么了?”

forth此时反而镇定下来,问:“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起吃饭吧。”

过了快有五分钟,beam终于回复:“明天一起吃,今天我很累。”

“好。”

顿了顿,forth还是决定发给beam一句话:

“forth想跟beam结婚可不是说说的呐。”

 

 

 

06

按照以往beam的性格,beam会回复:“又发什么神经?”

但是今天beam没有,他只是看了看forth的这句话,看了很多遍,手指在删除键上徘徊了很久,却还是没有那个决心狠狠按下。

beam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手机一直在响一直在响。

有pha的消息:

“死beam!你在哪?”

“死beam你再不来我和kit就拖不住大白鲨老师了!”

“beam!看到了回电话!”

还有kit的消息:

“beam!你到底去哪了?!”

“beam,出来谈谈吧。”

“beam!回电话,不然消息也可以!”

……

beam每一条都看了,看完后便删了。

只有那个人的,一个他想到就会深深无力的人的,一个名叫forth的人给他发消息时他才会犹豫很久。

忍不住看他的消息,偏偏又想控制自己不去想他,beam觉得自己一定疯了,一地的玻璃酒瓶散在身边,在beam成为医生beam前他先把自己搞成了酒鬼beam。

手机有声音,是forth的消息:

“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我们一起吃饭吧。”

原本forth不需要这么早回来的,但是他提前回来了,为什么呢,beam简单转了一下自己的大脑,就知道是自己的两个好朋友“出卖”了他。

这样也好。

像我这样的人,怎么敢拥有这样一份深情致死的爱。

“明天一起吃,今天我很累。”

没过几秒,forth就回复了:“好。”

就在beam以为forth不会再回复的时候,手机冷不防又响了一声。

“forth想跟beam结婚可不是说说的呐。”

beam看了这句话很久很久,连手机砸在脸上都没感觉。

第二天,beam从公寓出来,便看到了楼下等着的forth。

forth和往常一样,没什么不同,不过看得出精心打扮了,他看到beam便立刻狗腿十足的黏过来,说:“老婆,想去吃什么呐?”

beam随口说了一家餐厅,便一起去了。

面对面坐在一起,只是beam不说话,forth极力想挑起话题却也无济于事,场面几度陷入冷场。

直到beam扔下一句爆炸性发言:“forth,分手吧。”

“呃……嗯?”

 “分手吧。”beam又重复了一遍。

“阿莱哇?”beam听到forth的声音,还有感觉到他拽着自己衣服的手,“beam,怎么了?我哪里做错了吗?”

但他还是决然地,一个接着一个用力掰开了forth的手指,然后转身出了大门。

beam听到身后服务员的声音,突然有些庆幸,他害怕再多面对forth一秒,就会忍不住回到他身边,拥抱他……

 

 

 

07

这下beam是真的彻底消失了。

连forth的手机也唤不回beam的消息了。

回到自己的公寓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beam公寓的钥匙,然而打开门的一瞬间,forth差点被熏跑。

酒气熏天,天知道beam到底喝了多少酒。

在他印象里,beam为了醉而喝酒只有他单方面和kit失恋的那一次,再来的,就是眼前这次了。不同的是那次是在酒吧,这次是在公寓。

一点一点清理好公寓的垃圾,forth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

beam说分手从来都是干脆了断,哪有分手前还吃一顿饭这种操作,forth了解beam,稍一思考便知道beam到底在想什么,同时forth也知道,只要跨过了这条坎儿,他们两个就是真的被绑在一起了。

beam说分手不仅仅是因为他自己,更是在给他留下余地。

用通俗一点的话说,beam的行为就像是一个信号:

“嘿,小子,老子要跟你玩心了,你敢不敢?”

坐在beam的床头,看着床边一张还未被打包的相片,forth想他已经知道该去哪里找beam了。

 

 

 

08

沙滩上人影绰绰,还有不少小孩儿在沙滩上跑来跑去。

forth赶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所以有不少吃过晚饭的人来海边散步,听说再晚一点会有表演,所以很多人都提前跑出来占据有利地形。

这无异于给forth的找人工作增加了难度。

forth出门的时候就只穿了一件衬衫,跑了一天也没好好收拾,这会儿看起来格外邋遢。腹中也十分饥饿,中午和beam出去吃饭,然而还没有吃一口,beam就说了一句让他久久无法平息的话,接着就是回beam的公寓,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forth和beam交往一年的时候去度假的地方。

forth还记得那几天特别的幸福,不是因为肉欲上的满足,而是平静下来的两个人独处的时光。没有外人打扰,想亲beam就亲beam,想亲多久亲多久,beam一般只是象征性反抗几下,从来没有真的对他发过火,就像forth总让beam坐在自己腿上看书一样。

所以这一次,forth知道beam一定只是“口嫌体正直”。

在沙滩上晃了半个多小时,forth终于扑捉到了一抹白色的背影。

beam!

beam果然在这!

他连忙跑过去,离他越近就越抵抗不了心的悸动。

beam像是感觉到身后有人跟他一样,逐渐加快了脚步。

forth叫住他:“beam!”

beam停了停,像是不敢相信forth出现在这里一般,回头看了他好久。

“forth?”

forth向前一步,beam却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说:“你来这干嘛?”

forth停了下来,对他说:“我来带我老婆回家。”

“我有住的地方。”

“但我要带的,是forth想给beam的家。”

“beam不想要吗?我们自己的家,我和你,在哪里都好,买一个小屋,我们一起住。”

“beam喜欢宠物吗?喜欢的话可以买一只,小狗也好小猫也好,只要你喜欢那我也喜欢。”

forth自顾自的说着,beam却慢慢转过身去,forth看着beam的背影,在大海的衬托下显得那么渺小。

“或者beam喜欢小孩儿吗?我们可以一起当父亲,领养一个孩子,让那个孩子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forth走到beam的身后,想伸手抱抱他,然而beam却迅速转过来捂住他的眼睛。

“forth,我是不是很惹人烦?”

“我爱你,beam。”

“forth,我是个很差劲的人……”他的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但是forth却看不到,forth知道,这是beam的倔强,他即使再脆弱也不会将眼泪展示给他,forth尊重beam。

“我们结婚吧,beam。”

beam抓着forth的衣服不松手,额头贴在他的肩膀上不住颤抖。

“forth,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让我们一起拥有一个家吧,beam。”

这句话像是机关枪正中要害,一下子止不住的哭声就在forth耳边响起,forth看不到此时beam的样子,但是他感觉到捂住他眼睛的手在颤抖,肩膀上的布料已然湿润。

forth伸出手环抱着beam,静静等他哭完。

沙滩上的行人已经越来越少,路的尽头是震耳欲聋的音乐,看似表演已经开始了,正好成全遥远的他们一片幽然的天地。

待beam渐渐平复,forth才说了一句浑话:

“怎么办,好想亲beam,哭泣的beam一定特别可爱。”

当然,说完就被揍了。

 

 

 

 

【END】


评论(22)

热度(132)

  1. 白貓肥喵喵桃四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