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TT】旅行记

【TT】旅行记

 



现在是十二月初,准确的是十二月二号。

前一天晚上,tee开了生日会,当天晚上,收拾行李,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日本。

tee最想去的地方之一。

tae的行李只有一个行李箱和一个背包,但是tee的行李就多到爆炸。

两个大箱子加一个小箱子加一个背包。

tae忍不住扶额,都说了要他出来的时候少带点,这会儿多到塞不下一个行李车抱怨的又是谁?

委屈巴巴的跟在tae后面,“P’tae走慢点呐……”

糯糯的嗓音在身后连着这清冷的风一起吹到他心里,无奈的又走回去,走到他身边。

“就不能拿两个行李车吗?”

“嗷,两辆车的话我们不就分开了吗?”

tae看着tee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笑了笑,摸摸他脑袋上被风吹乱的呆毛,却无奈的发现摸完的发型更乱了。

咳了两声转过眼去,tee应该还没发现自己的呆毛已经迎风招展了。

还在摆置行李并抱怨tae不来帮忙的tee,却蓦然发现一边的tae笑的快要昏古七的样子,奇怪的问他:“P’tae你在干嘛?”

tae看着那两撮呆毛在tee的脑袋上渐渐“站稳了脚跟”,莫名想到粉丝做的“水兵平”表情包,简直……太像了!

tae拿出手机对着tee拍了一张拿给他看。

tee狐疑的拿过手机,看着手机里的自己,嘴巴上差点挂了个小油壶。

见tee不开心,tae连忙去顺毛,把几个费事的行李箱垒在一起,勉勉强强的才没掉下来。

tee对着手机还在捋自己的呆毛,那神情别提有多认真。

tae忍不住走过去帮他,按了按他的头发,手心凉丝丝的,听见他嘴里还在鼓鼓囊囊的说着他的坏话:“P’tae最坏了,一边欺负我,一边又哄我。”

“欧厚,teetee生气了吗?”

“哼~哼哼~”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十楼不高,但也没有很矮,俯瞰这座城市刚刚好。

东京已经变得很冷了,但好在屋子里还是很暖和,放下行李的tee兴奋的趴在窗边。

下飞机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只有天边远远的一片云彩,现在几近中午,反而压下了几朵乌云。

tae看着tee的背影,走到他身边。

“累不累?”

“不累!”

“tee不累,但tae是个老人家,要休息一会儿呐。”

“明白,叔叔老了,走路也慢,身体也不好,需要慢慢调整。”

tae捏了下tee的鼻子,笑眯眯的轻轻掐了掐,tee反而故意叫的大声,顺着握住tae的手。

“我先去洗个澡。”

tee看着tae的背影,心里暖暖的,就连身上的寒意,仿佛也在那温柔的目光中暖化了。

所以洗完澡的tae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在床上呼呼大睡的tee。

没关系啊,哪怕一整天都在浪费在酒店里也没事。

旅行的意义不是终点也不是风景,而是身边的你呀。

tae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把tee的手机充上电,脱下他的鞋子和袜子,然后轻轻的把被子盖上去。

睡梦中的tee看起来很乖巧,刘海塌塌的盖在额前,睫毛微微颤抖,看起来很安稳。

tae在他的额头印下一吻,小心翼翼的揭开被子,躺在他的身边。

 



醒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夕阳的红晕,也不意外的飘了点雪。

tee趴在窗边一动不动,泰国没有雪,这是他第一次看雪,他说他很向往雪。

因为雪是纯白的,一片一片看似晶莹而又渺小,但是连在一起就可使大地银装素裹。

tee对着窗户哈了一口气,窗户立刻晕起一片水雾,他在上面写道“taetee”

tae就这么看着他,直到tee转身撞入他的眼框,他的心底。

“P’tae醒了吗?果然是老年人啊……”

tae翻身把tee压在床上,tee没防备被压了个稳稳当当。

小鹿一样惊恐的眼神望着他,tae心里的恶趣味被满足,笑嘻嘻压着他:“teetee今天太坏了。是谁一躺倒就睡着的?是谁一直勒着我不让我好好睡的?嗯?”

tee理亏的看向别处,“不知道,是谁啊?”

tae被厚脸皮的tee逗笑了,顺着他的话说:“不知道,是谁啊?”

tee伸出手搂住tae的腰,翻身一用力,位置互换,趴在tae身上。

“不知道是谁,不过我知道,P’tae要是原谅了那个人的话,一定是因为特别特别爱他。”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tae故意逗他,胳膊渐渐用力将他箍在身上。

“难道除了tee还有别人吗?三心二意的老人家!”

tae伸出两只手掐住tee的脸颊,tee装模作样嚎了两声,tae发出愉快的笑声。

闹够了,也玩够了,一天没吃饭,两个年轻的、胃口正好的年轻人终于在饿死之前,出门向外面的世界进发。

tae身上的羽绒服是tee买的,泰国没有这么保暖的东西,还是他在上次去中国的时候偷偷溜出去买的,他的是深蓝色,tee的那件是天蓝色。

tee第一次拿出这件衣服的时候看起来很害羞,硬着嘴说买错了,他要是不要的话就送给别人,但是tae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笑着接过衣服穿上,然后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好巧,大小正合适。”

tee这次翻出羽绒服的时候也很可爱,偷偷摸摸的藏在角落不告诉他,然后献宝一般拿出来递在他眼前。

tee盯着他,亮晶晶的眼睛一闪一闪,睫毛扑扇扑扇着跳动,就差把“求表扬”三个字刻在脑门上。

tae也装作惊喜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脸,对他说:“我们teetee最棒了。”

三岁大的小孩儿眉眼弯弯,在一边哧哧地笑出声,看起来开心极了。

“我们去吃三文鱼!”

“好好,tee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徜徉在三文鱼世界里的tee连鼓起来的腮帮子都显得十分可爱。

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暖气熏得脸上红晕一片,要了两杯茶,暖暖的氤氲气息飘荡在空气中,夜幕降临,窗外飘着碎碎的雪花。

夜晚的东京看起来也十分繁华,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步履匆匆,偶尔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儿路过,白花花大大腿露在外面,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tee忍住在心里感叹一番,电视上看到的果然不是假的!日本年轻人真的不怕冷!尤其是女孩子!

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转头一瞥就看到tae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莫名有些心虚的拿起一块儿三文鱼递给他。

“teetee吃饱了吗?”

“嗯呐,P’tae呢?”

“嗯,那我去结账了。”

出来的时候刚好一股冷风扑面而来,想逞强不穿外套的tee被tae强制性的套上了羽绒服。雪花铺在脚下,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第一次感受雪花,tee显得很兴奋,上蹿下跳的跑前跑后,tae无奈的笑着,紧紧跟在他身后,生怕丢掉了这个可能只有三岁大小孩儿。

 



终于还是在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他丢掉了tee。

这里的人真多啊,一群人伸着脖子盯着马路对面的信号灯,一排排的车停在斑马线后等待着行人,tae在人群里张望,然而路过他的人只是擦过他的肩,撞着他的身体,毫不留情地路过他。

这里的人真多,却没有他要的人。

不停地转身,探寻周围人的脸,霓虹斑斓的照在路过的行人脸上,形色各异。

东京真大,大到即使身处这座城市,却无法与他相遇。

东京也真小,直到有只手在他的背后紧紧握着他的,他才发现,即使这个世界再大,也终究敌不过有个人在身边的感觉。

只因为这个人,世界再大,再没什么干系。

他立刻反握回去,转身看了眼,果然是tee。

“P’tae乱跑什么呀?”

心里满满的担心被这句话噎到心塞,tae面色有些不好:“到底是谁乱跑?跑着跑着就没影了!嗯?!”

这是tae第一次对他有近乎于生气的表情,tee心里怕怕的:“额额……啊!信号灯亮了!我们快过去吧!”

tee扶着tae的肩,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乖到不行。

tae的气稍解,连步子都轻快起来。

 



回到酒店的时候几近凌晨,半夜又吃了宵夜,一壶烧酒,两碗拉面,两人皆有微醺的醉意。

进门之后tee环住tae的脖子,凑在他的耳边,低低的对他说:“P’tae喝醉了吗?”

潮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耳边,淡淡的酒香环绕着他的神经,深入他的鼻息,心动不可遏制……

“醉了。teetee呢?”

tee低声笑了,压着嗓子说:“P’tae是老人家,几杯就醉了,teetee可是年轻人,年轻人不会喝醉。”

“是吗……?”

看着tee眼睛里的光芒,tae低下头,亲上他的嘴唇。

tee顺从的闭上眼睛,直到被压在床上。

沉沦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眼前的人就像是一个移动的诱惑源,自持、冷静、理智在逐渐崩塌,世界就像外面的雪花一样,一片片的崩塌,只有他而已。

也唯有他,能让他无法拒绝。

 



清晨的时候,两人是被阳光叫醒,听说冬天的东京是很难得有晴天,乌蒙蒙的浓云才是常态,对两人来说,这不可谓不是一个美好的礼物,因为今天他们要去的就是富士山。

从新宿到富士山,两个小时,最快的方法就是高速bus。

沿途的风景从繁华的都市直到荒凉,最终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湖泊跃然眼底,清冷的天气让这片湖泊变得如镜面一般,干净、纯粹。

tee像个新奇的孩子,对着窗外的景色沉醉。

像是被他感染,tae也转头盯着窗外。

“P’tae!P’tae!看那里!”

是天鹅,扇着翅膀飞走了。

tee拿出手机拍拍拍,对着tae的侧颜更是拍的停不下来。

tae好像太沉醉了,比他还沉醉,比沉醉他还要沉醉!

tee生气的想夺回tae的注意力,瞥了眼四周,措不及防的,他凑过去飞快的亲吻了tae的脸颊。

tae转过脸来看他,他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看着手上的手机,一脸的“不是我,刚发生了什么?与我无关。”

tae露出宠溺的笑容,夺过tee 的手机,牵起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在他的注视中,郑重的亲吻了他的手背。

tee自己闹了个大红脸,连忙把手抽回来,嘴里叨咕叨咕念叨着什么,列车刚好进站,tae没听清,但是他猜,不外乎就是一些抱怨他的话。

他勾了勾tee的鼻子,tee的样子比风景好看。

终于列车到站,两人先后下了车。

富士山下有一座神庙,两人进去拜了拜,但其实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神庙。

只看到周围有人奇怪的看着他们,tee的虚荣心爆棚,还以为有粉丝认出他们了,直到回到泰国,拿出照片给去过日本小伙伴说时,小伙伴才解答了他的疑问。

那根本就是保佑孕妇的神祗。

不过现在的他们并不知情,哪怕知情了也……咳咳,那应该是不会去的。

神庙建造的很宏伟,古色古香,偶尔有行人路过,也有僧人持帚而立,行人匆匆而过,似乎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是那遥远的山顶,路过这寺庙只是意外的风景。

出了寺庙,没走几步,便闻到一阵清冷的香味。

转过一条小道,道路两边种满了樱花树。

这是冬樱花。

tee惊呼一声,连忙跑了过去,tae在后面跟着,幸亏这里人少,要让tee这么上蹿下跳的,迟早还得丢!

tee站树下,仰着脖子看着树梢上的樱花。

阳光温柔的铺洒在他的脸上,花瓣在他的周围一圈圈飘落,tee呼了呼冰冷的手,轻轻放在树干上,虔诚的闭着眼。

这一刻,时间像是静止。

这个画面仿佛穿越了千百年却依旧如此,仿佛不论过去、将来,他的tee都像现在这样,安静的站在他的面前,闭着眼睛,然后睁开,静静的看着他。

tae的心一瞬间温柔的化成水,心里只有浓的化不开的欢喜和他的样子。

 



列车上经过的那片湖叫河口湖,此时天气正好,波光粼粼。

在游人稀少的季节出行最大的便利就是可以包揽大自然无限的好风光。

绕着湖行走了很远,直到看不见一个人影,直到看到另一座破败的寺庙。

说它破败是因为这里杳无人烟,不像车站外的那座,香火对于这座破庙来说可有可无,似乎只有这里能让人信服,他们追寻的才是真正信仰。

出于尊敬,tae和tee前去拜了拜,临走时,一位僧人给了他们一人一串佛珠。

tee小心翼翼的收藏,这份礼物并不名贵,却是最有纪念价值的。

晚上的时候两人匆匆赶去了早就定好的民宿,听说民宿后山有一片温泉,常年有旅客寻来这里泡一泡。

他们同样没有免俗,换了衣服就匆匆赶了过去。

温泉的温度有点烫,但是适应了一下也就在能忍受的范围内了。民宿提供的晚餐是怀石料理,一边泡温泉缓解旅行一天的疲乏,一边享受美食,还可以看着远处夜幕下的富士山,这一天,过的很充实。

 



在这停留了一晚,第二天下午他们又回到了东京。

感谢这里让人留恋的风景,只是他们终究不属于这里,这里静谧而又神秘,任何一个游客的到来都像是打破了这里的安详,静静的来再悄悄地走,留下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而最重要的是,有一件事,需要今晚必须赶回去。

回到酒店稍作休息,换了衣服便又出了门。

一晚上tae紧张的神色tee悄悄看在眼里,偷笑,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

选这个日子出行仅仅是单纯的为了旅游,那就真的傻得像他家的老爷爷了。

不过他也不戳穿,装作不知道,直到那份惊喜摆在他面前。

而事实证明,他知道的惊喜还远远比不上他得到的惊喜。

看着嘴里吐出来的戒指,tee整个人惊呆了。

原本只是以为tae不爱吃蛋糕。

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而又老套的生日惊喜。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特殊的生日旅行。

有太多的原本,万万没想到的是,还有别的。

他看着tae在他面前跪下,看着他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看着他的眼睛听他说的话。

“teetee,我们结婚吧。”

激动的泪水顺着眼眶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毫无疑问的点头,看着tae将那枚戒指套在他的手指,再把另一个戒指套在tae的手指。

“P’tae是个坏家伙!”tee不由自主的对他说道。

“嗷,tae做错了吗?”

“哼哼~!”

tee的思维天马行空,tae根本猜不到他说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没关系,他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

他爱tee,tee同样爱着他。

晚上的时候他戴着戒指的手握着他戴着戒指的手,拍了照给妈妈和姐姐发了过去。

哪怕不能接受全世界的祝福,但只要他的亲人们理解就够了。

tae的妹妹无不感叹,“终于到手了。”

tee的姐姐也一脸无奈,“少年想嫁真是谁也拦不住。”

妈妈们则是统一的回复,“祝孩子们幸福!”

看着他们的回复,tae的目光也渐渐湿润了起来。

谢谢自己的爸爸妈妈,也谢谢tee的爸爸妈妈,心里的感谢不知道怎么表达,因为愧疚,因为自责,更是因为心里的一份割舍不下。

“谢谢爸爸妈妈。”

 



生日当天开启了买买买模式,东京大大小小的免税店被他们逛了个遍,出来旅行固然很美好,但不能忘了国内的亲人和朋友们。

最后自己想要的没买两件,几乎全部都是给他们带的礼物。

采购完了叫了送货大叔把东西送到酒店,两人便又悠哉游哉的出去玩了。

新区二丁目。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是走到了这里。

路上的情侣们大方的牵着手,有同性,有异性。

没有人会用奇怪的目光盯着普通的恋人们,而他们也只是普通的游客。

甚至他们不会觉得他们是游客。

亚裔面孔的他们湮没在人海里,他们也只是人流中最普通的一对。

过马路时突然从身后冲出一个醉汉,tae下意识的握住了tee的手。

这一牵,就是一辈子。

 



【完】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