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山花】追光者——花



01

        当魏大勋今天第无数次呆坐在桌子面前叹气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上前追问发生了什么。


        魏大勋的助理机智的把他拉下来,并对他使了使眼色。


        工作人员迟疑着,但还是走了。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个视频。


        魏大勋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视频,嗯,山花cut。


        他从来不知道,他俩原来这么“甜”呐……


        魏大勋的手撑在桌子上扶着自己的额头,另一只手在桌子上点来点去,脑子里萦绕不去的是白敬亭“娇羞”的笑。


        他烦躁地挠了挠头,拿出了手机想给白敬亭发条微信,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了良久,最终眼睁睁看着白敬亭的备注消失,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魏大勋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盯着手机生怕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消息。


        然而最后,当正在输入的提示消失,白敬亭的消息也没有发来。


        魏大勋正想打字问他要说什么的时候,电话响了。


        不是白敬亭,满满的失望挂在了他的脸上,但他还是接了起来。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结束了一天的戏份,尽管满满心事但他还是尽了作为一个演员应有的本分。





02

        梦中魏大勋在一直跟着白敬亭,白敬亭身上有一道光,而他身处在无边的黑暗里。说不清楚他是在追着白敬亭还是那道光,他只知道他在一直奔跑,一直奔跑。他追着那个人影那道光,却一直差一步、差一步,明明伸手就能触到,白敬亭的影子却又一瞬间在他的眼前涣散。


        突如其来的莫名的委屈将他一瞬间击溃,当他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才四点,他才睡了不到三小时,而他六点就要起床化妆。


        天色都是暗的,屋子里静悄悄的,他发着呆看着外边的天,脑海中却一直是白敬亭的样子。


        好像,知道自己怎么了。


        他应该是喜欢上了白敬亭了吧。


        他喜欢上了白敬亭。


        不是好朋友、好哥们的那种喜欢,而是想伸手抓住的那种喜欢。


        魏大勋伸手擦掉了梦中因为委屈而在眼角硬生生逼出来的一滴泪,从枕头下面拿出来了手机,他打开了白敬亭的微信。


        他发送了一条语音:“我有点想你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发送过去的进度圈一圈一圈的转着,最后变成了一个红色感叹号。


        他笑了一下,删除了消息。


        他重新把手机放在了枕头下面,裹紧了被子。他现在不想起床也不想动更不想说话,他就这么放任自己的思绪漂流,从他和白敬亭的第一面开始回想,最后想到了自己居然莫名喜欢上了他。


        当他因为一些开心的回忆而笑出来的时候,他在想,白敬亭会不会……


        会不会和他,有一样的想法?


        因为他想到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时的默契、打闹,只有他认真对待他的每一次的情绪转换,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是被注视着的。


        然而很快的,他就否决了自己的所有“脑补”——两个人的默契、打闹只是因为白敬亭把自己当成了可以玩在一起的朋友,对待他的情绪转换是白敬亭对每个朋友都会做的事情,而被“注视”着就更是他的错觉。白敬亭近视他不是不知道。


        时间就这么在魏大勋一边甜蜜的回忆一边自残式的反复否决中过去,直到助理敲了敲他的房门他才起床。


        洗脸的时候他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扯出了一个咧着嘴巴露出牙齿的笑容。


        发现自己的心意没有那么难,重要的是如何守住。无论是时机还是对象,都不适合他表白心迹。


        他也不需要小白的回应,反正毫无回报的事情他做的还少吗。


        就是因为做的太多了,所以没有人珍惜……不过,除了那个人。


        想来想去又想到了白敬亭,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走出了卫生间。




03

        今天的魏大勋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严肃着表情,有人找他他才挂上笑容。


        也有人偷偷问他前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推脱说出了点事儿,于是渐渐的也没人问了。


        快下戏的时候白敬亭给他发了条微信:“你在哪拍戏呢?”


        “怎么了,难道弟弟想哥哥我了?”


        “???明明是爸爸在问傻儿子。”


        “/微笑/微笑 你将失去本宝宝。”


        “快点儿的,说。”


        魏大勋笑了笑然后把地址发了过去,然后问他:“你干嘛?你现在在哪呢?”


        “/微笑 你猜。”


        魏大勋想,最多白敬亭也就是订点吃的或者买点东西给他,他不敢也不会设想白敬亭会来探自己的班。


        他和白敬亭不一样,白敬亭出道才几年就“红”了,他有天分也努力,长得好看头脑也聪明,所以他“红”得理所当然。而他呢,摸爬滚打了十年,一直不瘟不火,也是和他上了一档综艺才有了点人气。他感谢他,却也知道两个人差距。


        所以当他真的看到从车上下来了一位带着墨镜的、亭亭玉立的少年的时候,他愣住了。


        他呆呆的看着白敬亭,看着那个少年逆着光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直到那少年锤了一下他的胸口他才反应过来。


        白敬亭看着面前傻笑的魏大勋,揶揄的说:“怎么了?看到爸爸吓傻啦?”


        魏大勋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搂着了白敬亭的肩膀,惊喜地问:“你怎么来了?!”


        他依稀记得白敬亭这会儿应该在外地拍戏,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这里。


        他脑内飞速回想了一下日历,不是他的生日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节日,所以他的到来真的不可谓不是惊喜。


        两个人在一边打打闹闹旁若无人,幼稚的要死,但偏偏没有人来阻止,直到剧组工作人员来找魏大勋上戏。


        白敬亭跟着他一起走了过去,路过的工作人员都微笑着跟白敬亭打招呼,“谢谢小白哥!”


        魏大勋凑过去小声地问他:“你干什么了?为什么都感谢你?”


        白敬亭白了他一眼,说:“好好拍你的戏。”


        魏大勋侧着头盯着白敬亭的侧脸,目光不由得停在了那颗泪痣上出了神。


        直到白敬亭将头转过来他才装作不经意间把头转向了另一边。


        往常不经常出错的魏大勋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敬亭在场的原因,第一条就出了差错,之后接连错了好几条,最后导演怒了,不轻不重的骂了一通魏大勋,魏大勋乖巧的双手握在前面认错。


        导演骂完回去的时候,他偷瞄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白敬亭,白敬亭正捂着嘴偷笑,看到魏大勋偷看他,他还吐了吐舌头嘲笑。


        魏大勋被气笑了,于是做了个握拳的动作对他,然而这一幕刚好被刚坐下的导演在屏幕里看到……美丽的误会就这么发生了,魏大勋一脸无辜地连连摆手解释。


        然而白敬亭却瞬间恢复冷漠脸,仿佛刚刚偷笑的不是他。这下魏大勋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最后还是白敬亭忍不住破了功才让导演相信魏大勋握着的那个拳头不是对着他的。




04

        晚上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就谁来结账这一深刻问题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争论,最后魏大勋以剪刀石头布3:0的战绩惨败于白敬亭。


        席间魏大勋也问了白敬亭为什来探班,白敬亭白了一眼他,说:“干啥,你还不欢迎我?不欢迎我我现在就走了啊。”


        魏大勋连忙抓住这个演戏要走的戏精白,笑着说:“别别别,哥哥盼星星盼月亮盼你来呢,是吧弟弟。”


        两个人又约好晚上打游戏,白敬亭在隔壁也订了一间房,但是为了方便就跑到了魏大勋的房间里。


        两个人缩到床上,并排坐着,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


        时间就这么被荒废,但毫无知觉,说了眯一会儿再玩的白敬亭结果慢慢倒了下去,然后以一种扭曲的姿势睡着了。


       魏大勋让开自己的位置让白敬亭躺得更舒服一些。


       他看着小白睡着的样子,把还挂在他手上的手机放到了他的枕边,然后为他拉好了被。


       白敬亭睡得很熟,均匀的呼吸声在这间屋子里轻轻响起。


        看着他的睡颜,魏大勋知道自己其实可以做点什么,比如吻一吻他,亲一亲他。


        但是他没有,他不想因为对方的无知无觉而满足自己的私欲,他如果这么做了,不仅亵渎了面前这个人,而且亵渎了自己对他的喜欢。


        但他又实在忍不住想做些什么,于是他把手抬起来,最终却只是把他的碎发撇到耳后。


        他实在想要和这个人亲昵一点,再亲昵一点,似乎他对面前这个人的喜欢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他看到了白敬亭露在被子外面的手,于是他近乎虔诚地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然后落下了轻轻一吻。




05

        第二天助理来敲门的时候,尽管很轻,但魏大勋还是突然惊醒,害怕敲门声会吵到小白,但知觉恢复的一瞬间他就发觉白敬亭不见了。


        他有些失落,或许是白敬亭突然半夜醒来回了自己房间,或许是白敬亭已经走了。


        他心里希望是第一种答案,但看到了手机里的微信他才知道是后一种答案。


        于是他又忍不住问:“弟弟,哥哥实在好奇你就过来住一晚是干嘛来的?”


        白敬亭的回复一如既往:“咋那么多废话呢,你再问我以后都不乐意来了。”


        难道他真的期望能得到一些什么答案吗?


        他不敢。




评论(1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