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山花】追光者——山



01


        说不清楚是什么情绪让白敬亭再一次伸手推开了贴上来的魏大勋。


        只是这一次的无视却好像激怒了那只金毛,魏大勋握着白敬亭的肩膀,所以他不得不直视魏大勋的眼睛。


        “哥哥对你不好吗?!”


        可白敬亭依旧想挣开魏大勋,他没有动也没有笑,只是冷冷地说了三个字:“放开我。”


        魏大勋看着冷淡的白敬亭,然后左右扭了扭头,最后直接拉着白敬亭的手腕走到了没人的角落。


        “小白你到底怎么了?”


        白敬亭一时没挣开,竟直接被他拉走,于是他干脆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事情,总是需要了结。








02


        魏大勋是一个朋友很多的人。


        魏大勋的世界里没有他也可以有别的任何人。


        白敬亭转身扔掉了捂在胸口的温热牛奶,然后走向了自己的保姆车。


        他把耳机、眼罩一齐戴上,然后躺在后座上。


        司机大哥早已识相的离开车子,于是一时间这天这地只有他一个人。


        大概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了吧。








03


        白敬亭没有谈过恋爱。


        很可笑吗?


        可他就是没有。


        因为他很珍重自己的感情,所以他在等一个值得付出的人,他相信这不是他只爱自己的托词,而是真的在等。


        所以当心跳变快的一瞬间,他竟然没有察觉到那就是喜欢。


        而他发现他其实是喜欢的那个瞬间是发现了自己的生气和嫉妒。


        是他对于好朋友的,不正常的,嫉妒啊。


        当他看到魏大勋和形形色色的人勾肩搭背、谈笑互怼的时候,他不想和他们一样做魏大勋的谈笑对象。可是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做,他能怎么做。


        这种情绪太陌生也太不正常,于是他只好恢复他的冷漠。


        于是有一天他也在感谢父母生下了这样一个这么善于隐藏情绪的他。


        可即使别人看不出来……


        每个和他分离的夜晚知道。


        每个和他肌肤相触的细胞知道。


        每次听到他的呼唤的颤抖知道。


        原来他白敬亭也是,爱得这么卑微。


       如果可以控制自己的感情,他想他会这么做。


       可他又实在贪恋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魏大勋是他的宝藏,是他的宝物,他们都不在意的他的光芒,白敬亭都找到了,全部都小心珍藏放在心里。


        于是喜欢一点一点累积,从一个平原渐渐垒成了一个山丘。


        然而他又想独占这份宝藏,又不想他这么被人轻视,魏大勋却告诉他:“不用每个人都发现我的好,你知道就行了,我的好兄弟。”


        好兄弟。


        是的。








04


        音乐暂停的瞬间,他听到了拍打车窗的声音,还有熟悉的呼唤。


        直到那个人离开。


        他摘下眼罩和耳机,发了一会呆,然后走下了车。


        工作人员把服装和道具给他拿了过来,他张嘴想问什么,却摸了摸手里的衣服然后转身走了。


        他随便走进了一间换衣室,推开门,却没想到里面刚好有个人,更没想到的是这个人刚好就是魏大勋。


        魏大勋的衣服好像小了点,正想脱下来的衣服却卡在脖子上取不下来,看到白敬亭仿佛看到了一个救星。


       “快快快小白,帮我把衣服取下来。”


        一时间白敬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但看到魏大勋抓耳挠腮的痛苦样子最终还是决定帮帮他。


        他伸出手,把衣领撑开,小心的避开了魏大勋的耳朵,然后把领口一点一点的拉了上去。


        他的手抚摸了他的发,他的指碰到了他的耳,他的眼看到了他的赤裸的肌肤。


        他终于又一次明确的感受到了心跳的加快,反映到指尖上就是快要溢出的颤抖。


        等不及魏大勋把衣服脱下,他就拿着自己的衣服逃了出去。


        飞快的换好了衣服,白敬亭走到了导演那里和他说了几句话。


        他的头脑很好,他正在不着痕迹的说服导演不要把他和魏大勋放在一个组里。


        他也只是一个人,面对喜欢的人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是神不是他,况且他面对的那还是那样一个不能爱的人。








05


        接下来的几天,魏大勋发现他曾经捂热过的一块冰,这几天又渐渐的变成了老样子。


        就在魏大勋反思自己哪里做的不好的同时,白敬亭在导演那里看到了不停挂相的自己。


        刻意的控制渐渐没了效果,不过好在他的人设使他即使不说话也没有人会觉得奇怪。


        就像现在这样,魏大勋用了别人的水杯,吃了别人喂的食物,被别人嬉笑打闹,他会在一瞬间提醒自己:


        白敬亭你醒醒,你是谁?你有什么立场做什么?


        然后他就会如梦初醒一般站在原地什么也不能动。


        可他实在嫉妒到生气。


        这样的情绪有时甚至会蔓延至夜晚。夜晚会让一个人独处的时间无限放大。


        白敬亭躺在床上看曾经他们的节目,笑到开心时偶尔会落下泪来。


        摸到从眼角抹下的那莫名其妙的液体,白敬亭用指尖搓了搓,最终让它们化作了空气。


        哭什么?


        不就是没有前路的暗恋么。








06


        节目结束之后,白敬亭故意等了很久才走向自己的车。


        拉开车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本不属于这个车上的人。


        魏大勋抱着手臂靠在车窗上眯眼休息,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他看到白敬亭打开车门才缓缓睁开眼睛,然后说:“你怎么才来啊,弟弟你是不是膀胱不好?”


        “你怎么在我车上?”


        “快点儿的上车,我也要赶飞机呢。”


        白敬亭站在车外,手指扣紧了车门,指尖都似乎泛了白。


        最终他还是上了车,只是和以往不同,嬉闹的声音没了,只有相对的无言。


        车子向机场驶去,两侧的灯光渐渐变得昏暗,白敬亭侧头悄悄看了一眼魏大勋,才发现魏大勋好像一直在盯着他。


        心脏漏跳了一拍,他连忙转过头去。


        可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了异样。


        可能是太累了,魏大勋竟直接趴了下来躺在他的大腿上。


        也幸亏是宽敞无比的保姆车,要是一般的车子估计魏大勋都趴不下来。


        可现在的问题明显不是魏大勋能不能趴下来,白敬亭慌乱得想推开魏大勋:“你干啥呢,起开。”


        魏大勋伸手盲抓住他的手,然后说:“别闹,让我休息会儿,好不好?”


        魏大勋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他以前也听到过,当他不想闹或者不想开玩笑的时候就会像现在这样,平静地说完一句话,安静而有力量。于是白敬亭把手抽回来,然后干脆拿起手机自顾自的玩。


        “小白,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对我怎么这么冷淡呢?”


        “没有。”


        魏大勋抬头,看着白敬亭,说:“要是在以前,你会跟我说‘我对你一直都很冷淡。’或者‘爸爸爱你都来不及。’”


        白敬亭不自然的看了看窗外,然后说:“你想太多了。”


        魏大勋坐起来,问:“小白,我对你不好吗?你怎么有心事也不跟我说?”


        “没有心事,就是工作太忙了,你想太多了。”


        “工作太忙你能上节目给我摆黑脸?故意离我几米远吗?”


        “魏大勋你是不是受迫害妄想症了?”


        “你?!”魏大勋转过头,“司机大哥,前面停一下。”


        车子一停稳,魏大勋就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你干嘛?你不是赶飞机吗?”


        “赶飞机哪有你重要啊。”魏大勋绕过车子,走向另一边,打开白敬亭那一侧的车门,然后伸手就把白敬亭捞了出来。


        白敬亭来不及细想魏大勋这荒唐的举动是为了什么,但被这只金毛突如其来的力量支配,所以只好跟他下了车。


        “小白,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你了解我的,我不喜欢把什么事情都藏着掖着,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你是不是觉得我找你找得太勤惹你烦了?你要是觉得我烦人你跟我说,你这么对我不冷不淡的样子我真受不了!”


        白敬亭看着魏大勋无比认真的眼睛,说:“我就是太忙了,心情不好。”


        “你又骗我!你又跟我撒谎!”


        白敬亭躲开了魏大勋握着他肩膀的手,然后后退了一步,解释说:“我没骗你,真的。”


        他的躲避似乎激怒了魏大勋,魏大勋反而更加执着握着他的肩膀,他看着白敬亭的眼睛大声问:“哥哥对你不好吗?!”


        可白敬亭依旧想挣开魏大勋,他没有动也没有笑,只是冷冷地说了三个字:“放开我。”


        魏大勋看着冷淡的白敬亭,然后左右扭了扭头,最后直接拉着白敬亭的手腕走到了更加隐蔽的角落。


        “小白你到底怎么了?”


        白敬亭没挣开,竟直接被他拉走。


        最后他想到,事情,终究需要了结。




        “你确定你想知道吗?”


        “确定!”


        “哪怕知道后会后悔?”


        “快说!”


        “好吧。”


        于是他看着愤怒的魏大勋,然后侧过头,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他感觉到魏大勋愣住了,他吻得绝望而又深情,但只片刻就放开了魏大勋。


        他猜想魏大勋的眼里可能会有不可置信,会有惊恐,会有不解,或许还会有一丝厌恶?可是他什么都没看到,魏大勋只是一副被吓傻的样子看着他。


        是不是……


        会不会有可能,魏大勋也不讨厌这个吻……


        于是他慢慢地、慢慢地再次凑上前去……


        可是这一次被躲开了。


        眼泪瞬间充斥了他的眼眶,他也转过头去。


        总是需要一个人去打破宁静,于是他说:“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吗?”


        白敬亭感觉到魏大勋握着他肩膀的力量逐渐松掉,于是他挥开了他的双手,逃出了他的禁锢。


        白敬亭走到一边,眼泪落在黑暗的空气中,可是除了他没有人知道。


        “我送你到机场。”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回到车子边的白敬亭跟经纪人换了座位,大概过了五分钟魏大勋才回来,他看着已经坐在前面的白敬亭欲言又止,然而白敬亭已经戴上了耳机。








07


        他们两人的飞机,一个飞向南方一个飞向北方。


        如果你问白敬亭他后悔吗?


        他会说:


        不会。

评论(20)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