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五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五章

 饶是第一天晚上心里纠结到死,陈泽希睡的依旧香甜,这从第二天彭楚粤叫他叫了两次都没叫醒就能看出。

 陈泽希顶着一头鸟窝在外边乱晃,今天只有上午有事,去确定这周新的曲子,下午可以有自由活动的时间。

 由于节目还未放送,所以现在对他们的出入限制还没有很严,陈泽希本还想和谷白恒三人出去嗨一嗨,后来被急匆匆进来的助理姐姐告知待会儿舒淇姐会来,要录个红队日常,歌下午再去拿。

 出去吃早饭的时候才发现舒淇姐已经来了,她坐在饭桌前假装生气的发火,却笑着对他们说着话。

 陈泽希不经感叹,舒淇姐就是女神啊。

 还没来得及感叹更多,舒淇见所有少年都到齐了,于是宣布,“我们来玩游戏吧!”

 不会玩游戏的大喊不要不要,爱起哄的嗷嗷叫着,一下子屋子里呜嚷呜嚷的,好不热闹。

 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游戏,就是把双颊贴在一起,猜脸颊碰到什么东西就行了。

 两人一组,当然是按现在组合分配,这下陈泽希又紧张了,下意识看了一眼小孩儿,小孩儿侧颜很可爱,要不是刘海的阻挡,还可以看到他亮晶晶的眼睛。

 陈泽希正出神的看着,一不留神就被夏之光转过头看他的眼神撞个正着。

 陈泽希连忙把眼神移开,却瞥见小孩儿在一边害羞的笑着。

 千年难得一见的,陈泽希脸红了。

 哦,他怎么脸红了呢?他居然就脸红了!

 没容他胡思乱想,下一组就是他们了。陈泽希把眼罩戴上,心还是扑通扑通的。

 说开始的一瞬间,陈泽希僵硬了,心里一点点的紧张瞬间被无限放大化,光光毫无顾忌的、好像是故意一般的、用他凉凉的唇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千万种情绪纷繁而来,乱哄哄的不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耳边是比昨晚更近的小孩儿的呼吸声。

 他的气息是多么肆意张狂,没有一丝一毫缝隙的钻进自己的耳朵,好像顺着耳蜗,沿着那一缕心跳,紧紧、紧紧地缠绕着心脏,束缚着四肢。

 陈泽希慌乱着,却又不得不假装微笑地推开夏之光,随口说了一个东西。

 游戏结束,陈泽希回到座位,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摸着自己的耳朵,心跳还似擂鼓,不知道自己脸上有没有发红。

 小孩儿没心没肺的调戏完他哥又在嘲笑下一组白澍和彭楚粤。

 陈泽希看着白澍,因为彭楚粤害怕,不敢碰那东西,所以白澍就大义凛然的抱着彭楚粤让他别乱动。

 为什么白澍的动作这么自然?而他为什么只是被小孩儿不是有心的触碰一下就如此“如临大敌”?

 看来两年的空窗期让他如此饥渴了,是不是该找个女朋友会好一点?

 下午去拿歌,小孩儿还是很兴奋的,因为拿歌只是一方面,听说造型老师今天还要给他们十六个设计新发型。

 《小黄豆》是一首蛮轻快的歌,不需要太深唱功,再加上两个人出色的舞蹈,这首歌出彩就会很容易。

 编舞老师也算是吃了上星期的亏,所以这期并没有安排道具,这么一来,只要动作不出错,这首歌就不会差。

 造型老师给光光设计了一个大中分,又稍微吹了吹,让他看起来比原来精神很多。

 小孩儿屁颠屁颠的回到宿舍,这照镜子那照镜子,嘴上时不时来一句,“太帅了!”

 陈泽希看着小孩儿举动好笑,小孩儿嘛,看着新奇的东西难免兴奋,而且小孩儿原来跳中国舞的时候,是不被允许做这些花里胡哨的发型,所以现在他才会如此欢喜。

 小孩儿换了新发型,以前的衣服也就不能用了,陈泽希知道,小孩儿衣柜里一色的卡通衬衫,乖到不能再乖的衣服,实在是不能和他脑袋上顶的这发型相配。

 所以,当务之急就变成了给小孩儿置办衣服。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