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六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六章

 因为这天回到宿舍已经太晚了,这星期外出好像也是不可能了,索性平时也不需要穿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所以外出采购衣服这件事就被按到了下星期。

 编舞老师是个韩国人,会说一点英语,和陈泽希交流起来不是很大问题,所以什么事都是陈泽希去交涉,再转告夏之光。

 陈泽希是那种乍一看不敢接近的人,但和他多交流几句你就会发现,他是个很容易相处的大男孩,很有耐心。

 因为这样,光光更愿意跟着他哥,平时说话也学陈泽希,更别说舞蹈动作也是有样学样,陈泽希教什么,他就能学什么。

 对于小孩儿的学习能力陈泽希是服气的。对于小孩儿无处不在的撒娇,陈泽希更是服气的。

 小孩儿那能吞下整个宇宙的胃口居然不吃蘑菇的这件事,让陈泽希思考很久,在他印象里,小孩儿好像也就这一个东西是不吃的。

 这还是有一天在排练间隙吃午饭的时候陈泽希发现的。

 这几天这两个人黏成那样,谷白陆三个人着实狠狠嘲笑了陈泽希了很久,连带着,直男四人组也多了一个小弟弟、小跟班,因为陈泽希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这个跟屁虫,倒也十分和谐。

 中午吃饭五个人坐在一起,直男四人组的好多话题都因为这个小孩儿的在场而不敢放肆聊。

 不过后来他们发现他们说的话题小孩儿好像根本听不懂,于是他们就更肆无忌惮的“污”下去了。

 小孩儿听不懂,又插不上话,于是就默默坐在旁边吃自己的盒饭,将自己盒饭里的蘑菇一根一根夹到陈泽希饭盒里。

 陈泽希一转头就傻眼了,这半盒蘑菇是什么鬼?!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小孩儿将一块小的跟黄豆大小一样的蘑菇费劲的夹到自己碗里。

 “我靠!你把蘑菇都给我干嘛?!”

 小孩儿嘟嘟嘴:“我不爱吃蘑菇。”

 陈泽希哭笑不得:“你不爱吃就不吃,给我干嘛?”

 小孩儿表情理所当然:“我以为你爱吃!”小孩儿顿了顿,“……你平时运动量那么大,肯定很累,多吃一点好!”

 谷白陆三个人在一旁起哄,哇哇的叫着,陈泽希被气笑了,伸出左手去摸夏之光的背:“好!好!好!感谢光哥!没看出来光哥这么关心我呢!”

 夏之光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嗤嗤的自己也笑着。

 凡此种种,不仅是吃饭的时候,不管是在练习室还是在宿舍,小孩儿就跟个小霸王一样,处处黏着陈泽希,处处跟他耍赖,虽然夏之光本人极不承认他其实就是在撒娇。

 有时候被气急了,彭楚粤还在一边嘲笑陈泽希:“活该了吧,谁叫你自己这么宠着他,活该被他缠着。”

 陈泽希笑笑,其实自己也甘之如饴着呢。

 多好啊,小孩儿的世界只有我,只对我耍赖,只跟我撒娇,有了我仿佛就天不怕地不怕,多好啊,我的小孩儿~

 多好啊……多好啊,我的小孩儿现在还是我的……

 ……

 去他妈的“我的小孩儿”!!!

 没错,小孩儿现在是我宠着的,以后呢?

 以后,小孩儿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看法,有了自己的心思,也会学会渐渐独立。以后他会有自己心动的异性,会有自己组成的家庭,会为那个他喜欢的人奋不顾身,而他,或许对他来说,只是个——曾经对他很好的哥哥。

 而已。

 半夜烦躁不堪的陈泽希看到小孩儿已经睡熟了之后偷偷跑到阳台上,准备抽根烟放松一下,理一理自己的心绪。

 刚推开门,就看到有个人正拿着一根烟吞云吐雾中。

 陈泽希视力不好,直到那人出声他才听出来是谁。

 白澍亦是诧异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出来,看到是陈泽希以后,反而松口气,眯着眼睛,一脸“就知道是你”的表情看着他。

 男孩子嘛,混在一起,什么话不能说,什么荤段子讲不出来,两个人开玩笑笑了好久,白澍才准备进入正题。

 白澍眯着眼斜着看陈泽希:“你最近……有点过头了啊。”

 陈泽希脸一沉,狠狠摁下自己的烟,发泄似的吐了一口白烟,却什么话都没说。

 白澍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喜欢就去追嘛!”

 陈泽希却突然正色,低下头:“讲真的,白澍……我该怎么办?连你都看出来了,我该怎么办……”

 白澍转过身不看他,只是低声诉到:“人的一辈子太短,那一份喜欢如若藏在心里永远不说,那你……那你该多么可怜……”

 久久没有听到陈泽希的声音,白澍转过身,却发现陈泽希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你呢?”没错,就是这个人,这个熟悉的如恶魔一般的嗓音继续发问,“那你呢?白澍?”

 白澍心跳突然漏跳一拍,对着陈泽希时的调笑与镇定仿佛片刻烟消雾散。

 谷嘉诚大步走到白澍面前,眼睛死死盯着他看。

 压迫的气息扑面而来,明明两个人身高差不多,此刻却像谷嘉诚逼着白澍一样。

 “那你呢?”谷嘉诚又一次发问。

 白澍倔强的抬头,用眼神还击似的也盯着谷嘉诚。

 “我……”

 话未说完,谷嘉诚捧着白澍的脸就凑了上来,用自己的唇狠狠包着白澍的唇。

 白澍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谷嘉诚,然后用力想推开他。

 察觉到白澍在用力,谷嘉诚更加用力固定住白澍的头,用胳膊夹住白澍的肩膀。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感慨一下,白老师不仅看起来小小一只,原来力气也是小小一只。

 过了片刻,谷嘉诚看白澍渐渐放弃了抵抗,于是也慢慢松开了他。

 白澍转身就想走。

 谷嘉诚倒也没拦他,只是在他身后大喊了一句:“你走也可以,你出了这道门,以后我们老死不相见!”

 白澍听了这话,顿了顿,然后毅然决然的摔了门出去。

 满肚子恼意无处发泄,谷嘉诚狠狠踹了墙好几脚,每一脚都让自己感觉到疼,但好像只有感觉到脚上的疼,才会分散心上的痛。

 可这时门却突然被打开,白澍同样一脸恼意看着谷嘉诚。

 白澍气冲冲的走到谷嘉诚面前,然后突然牟足了劲,使劲往谷嘉诚腹部打了一拳。

 白澍可不是个软绵绵的女人,这一拳下去,痛的谷嘉诚都想抱着肚子蹲下去。

 然后白澍揪起谷嘉诚的衣领,谷嘉诚闭上眼睛,索性就让白澍打了,总该还是自己在没有搞清楚别人心意之前就强吻了人家。

 白澍狠狠揪着谷嘉诚的衣领,对着谷嘉诚的耳边说了两个字:“站稳!”

 还没来得及领悟这两字什么意思,白澍就使劲一跳,整个人像八爪鱼盘在谷嘉诚身上,他的腿也紧紧缠在谷嘉诚腰上。

 一时没站稳,谷嘉诚连忙托着白澍的腰靠在阳台的墙壁上。

 白澍双手环着谷嘉诚的脖子,眼中闪亮闪亮的,然后低下头,狠狠吻住谷嘉诚的嘴唇。

 像是在发泄,白澍亮出白花花的牙想要咬噬谷嘉诚的。

可能是兴奋?又可能是害怕咬伤了谷嘉诚?白澍的牙在颤抖着,小心翼翼的一一印在谷嘉诚的唇间。

 谷嘉诚看到白澍紧闭的眼角似乎有光,仔细一看,确实是光,是一颗反射着月光的甜蜜的“光”……


 陈泽希回到宿舍,小孩儿已经换了个姿势还在熟睡,霸道的占领了陈泽希床的大部分。

 陈泽希看着好笑,低下头,望了望小孩儿的脸,然后在他的额角轻轻印下一吻,传说额角的吻是世间最美好的祝福,那他就用这个吻来祝福他的小孩儿……希望他的小孩,一生无忧。



————知道很久没更了,因为那几天有点忙+懒(主要是懒)……所以连更两章求轻拍(>人<;)

评论(1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