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九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九章

 比赛不管是否顺利都在进行,就像时光不管过客,依旧匆匆。

 就像来参赛前,陈泽希从来没想过,他会认识一颗——“糖”。

 没错,他就是这么形容夏之光的。

 夏之光是“糖”。

 他不嗜甜,却也知道“甜”作为一种味觉有多诱人。“甘”就是甜味在舌中的留念,而夏之光却是能让他甜到舌尖的蜜。

 甜味让人幸福,有时亦会偶尔的苦在心里。


 陈泽希半夜接了一个电话匆匆出门。

 晚上的风不仅没有凉意还燥热非常,这就是帝都。

 见他的就是他的一个朋友,刚从法国回来。

 或许男人间就是有一种不用明说的默契,朋友并没有多问为什么要他从法国带回来他并不喜欢的甜食——巧克力。

 他从陈泽希的电话里,突然莫名感受到了他的无奈,那么作为好友,尊重他的隐私,就算是对他最好的安慰。

 陈泽希和朋友聊了一夜,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说胡话,却一直清醒的拒绝让朋友送他回去。

 一直到第二天快日出,陈泽希才猛然醒来——他的手机快爆了。

 一路狂奔,忐忑着是因为害怕连累了光光,甚至所有人,虽然最后事实确实如此。

 他可以很大方的跟所有人道歉,却在看见光光疑惑的眼神时,内疚异常。

 因为他可以逃避任何人的追问,却怎么也无法跟光光解释为什么他要外出,于是他只好搬出以前那一套。

 “女朋友从国外回来了,好久没见她了,去陪陪她。”

 “所以你就陪了一晚上?”

 “嗯。喝了点酒,走不回来了。”

 不知道光光会不会乱想,也不想看光光的表情,胡乱去洗了个澡,陈泽希依旧拉着光光去训练。

 光光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黏着陈泽希,但同一组的宾俊杰还是敏感的感受到了光光不同以往的沉默。

 虽然以前几个大的在说话的时候光光也不会插嘴,但他嘴角一定是有笑的。这几天的希光交往,就像是……光光在避讳着什么一样。

 终于在那一天晚上,起夜的宾俊杰看到了光光穿着单薄的衣服蜷缩在陈泽希背后不到十公分的距离的样子。

 小孩儿晚上睡的死,这几天却尤其不踏实,本以为是训练压力大,对于这小孩儿来说有点超负荷,但看到这一幕宾俊杰突然懂了。

 且先不说光光跳中国舞训练量本来就大,单从这几天光光对陈泽希的沉默就能看出来,原来这俩家伙闹矛盾了?

 宾俊杰悄悄把被子给光光盖上,然后无奈的叹口气回到自己床上。

 这两个傻子,全队人都看出来的事,偏偏这俩当事人在你追我躲,看来有必要和陈泽希聊聊了。


 争议与中枪来的毫无预兆。

 白澍无意间点开了自己的微博,评论犹如刀子一样伤的他千疮百孔。

 那些说他俩关系不好的,虽然最开始白澍会笑着,一脸傲娇的不屑与他们置气,但渐渐的,评论里慢慢多出来了“垃圾”“素质”“恶心”的词汇的时候,白澍突然很难受。

 虽然一开始拿到的剧本就是他黑,但他从未想过真的面对了,会如此委屈,就像自己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一切的辛苦都像个笑话。

 直到谷嘉诚打来电话,白澍像是突然忍不住感情的孩子,泪奔了。

 现在的他就想把满心满眼的委屈都告诉他,就想让自己的难受让谷嘉诚感受下。可真说完了,真难受万分的,却不是说着委屈的白澍,而是电话那头的谷嘉诚。

 于是他发了视频周记,审查也过了,公司至少还让他解释。但他根本没料到的是,会越来越乱。

 白澍身边只有泽希可以安慰他了,但陈泽希的性格他也知道,那货根本不会安慰人,不然你看他和光光那么简单的事怎么会缠到现在理不清。

 他现在就想飞奔到他身边,安慰他,擦掉他脸上可能挂着的泪花花。幸而还有彭楚粤在,他虽然平时看起来粗枝大叶,但谷嘉诚知道粤粤其实是个感情很细腻的孩子。

 最后他们的导师舒淇也出马安慰人了,当白澍重新振作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真的是舒淇老师魅力那么大,能把那么灰心丧气的澍苗哄好,但其实只有几个人知道,那是谷嘉诚半夜冒着“绳命危险”从卫生间偷渡来红队,陪了他一夜,白澍才好的。

 但其实,白澍没有大家想的那么脆弱,相反的,他很坚强。

 这次能这么快从非议的中伤中缓过来,队友的鼓励、导师的鼓励都起了不少作用,谷嘉诚的陪伴作用会稍大一点,白澍自己内心的坚强,才是最关键的。

 说这么多其实就想说一句:“人家就想老谷来陪着怎么着?!”

评论(1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