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一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一章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两周,要说这两周能让陈泽希稍微打起精神的事,除了那失败的“喜羊羊”就是那动人的“小情歌”。

 “喜羊羊”得到一片差评可以理解,毕竟他们都不是那个年龄段的人,除了小孩儿年龄稍微接近一点,他和宾俊杰的风格就真的不适合这首充满“童真”的歌曲。

 其次就是那首“小情歌”,小孩儿那段独舞他在现场偷偷录了视频,有事没事就拿出来看看。

 只是看的时候总不免想起来那晚的小孩儿——

 ……为什么?

 ……小孩儿是为什么做出来这种事?

 不,这么说语气好像有点严重,他所疑问的就是:

 小孩儿懂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吗?小孩儿做这个动作是为了表达‘谢意’?还是新奇?抑或是只说纯粹的好奇?

 小孩儿对他是什么感情?是崇拜?依赖?信任?亲情?还是……还是他最不敢想的:

 “爱”?

 ……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比赛也没办法认真继续。他害怕,害怕小孩儿哪怕是真的出于他自己所谓的“爱”,或是这分不清楚这到底是“爱”,还是“依赖”的感情。

 “雏鸟情节”是说刚破壳的小鸟会把第一眼看到的生物当作自己的母亲,所以他害怕小孩儿只是因为来到这里碰到了他,把他当成大哥哥而产生“亲情”,却误认为了这就是“爱”。

 更可能是, 也许这一切就是他的胡思乱想,你看,小孩儿这几天一直一点儿异样都没有,就像那晚的事从来没发生过。

 或许小孩儿真的只是因好奇而产生的一时冲动吧。

30秒的battle他上了,带着决绝,他自己跑到淇哥那里要求出战,一是为了弥补自己之前犯下的错,还有为了保住他的小孩儿和他珍爱的舞台。

 意料之中的赢了,看到小孩儿松口气的样子,陈泽希忍不住抱了抱他。

 当宣布要拆分的时候,小孩儿紧紧捏住了他的衣角。当淇哥念出“夏之光”三个字,他的小孩儿还是哭了。

 他的小孩儿转过身紧紧搂着他,无力的、害怕的,带着颤抖的声音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

 “泽希,泽希……泽希……”

 陈泽希只好拍拍的后背,安慰他,除了“别哭”两个字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看到他的小孩儿带着抽噎的鼻息走下舞台,他看着他的小孩儿抹着眼泪走进彭楚粤的怀抱,他看到白澍、肖战让出位置给他的小孩儿,他看到他们并肩站在一起。

 最后一刻,他听到淇哥还是念了他的名字。他紧张的心放下,然后迈开步子,一步一步走向他的兄弟们。

 他的小孩儿远远的就张开双臂,待他走近,就像护着雏鸟的老鹰,将他紧紧揽在怀里。小孩儿脸上的泪水还来不及擦就笑着蹭着他,泪水浸到他的衣服上,一直浸到他的皮肤里,血肉中。

 回到宿舍,忙着换房间,原来的三人间搬到一间大的五人间,好像更挤了,却让陈泽希稍微松口气。


 录制完成第二天,少年们即将迎来最艰难的五人成军的几周,于是在他们还未开始真正体会什么叫辛苦之前,得了小半天的假。

 小孩儿和澍苗、肖战、子凡出去逛了逛商场,陈泽希和老谷还有直男line新成员韩沐伯三个人一起买了箱啤酒,与一群工作人员在阳台“狂欢”。

 平时最闹的陈泽希今天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闹,然后笑笑,但任谁看这笑都不是真正的笑。

 也幸好,陈泽希是理智的人,就抱着一瓶喝,之后不论谁来劝,他都不肯再喝。

 老谷最近春风得意,心情正好,出去把彭楚粤他们叫上来,然后一个劲儿的撩他。

 韩沐伯和陈泽希坐在一起看他俩笑话,笑得没心没肺。

 结束的时候,地上一片狼藉,韩沐伯拍拍陈泽希的肩膀,然后回自己寝室,队长管得严,早回去比较好。

 老谷却留下来陪工作人员一起打扫,直到垃圾全部扔完,他才缓步走到陈泽希面前。

 分给他一颗烟,陈泽希抽过来了就往自己嘴里送,谷嘉诚点好了火便开始吞云吐雾。

 “你最近咋了?”

 “我?我很好啊,哈哈。”

 谷嘉诚厌恶的看了一眼他,然后赏了他一个脑瓜崩。

 老谷刚要说什么,陈泽希指着楼下那一个身影:“你的白澍回来了,不去接他?”

 老谷咳咳两声:“接他干嘛?”

 “真的不去?”

 “不去!”

 嘴上说着不去,但眼睛还是不受控制的看了眼楼下。

 白澍穿着那件黑色的大风衣,但冷风这会儿正寒津津的吹着,白澍手上提着两大包东西,怀里还带了箱牛奶,十分不方便。

 最可气的是他的风衣扣子没扣好,连围巾也忘了带,明明记得他走之前给他拿了条围巾,这会儿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知道白澍体质不好,害怕他着凉,于是心里一着急,老谷就急匆匆的往楼下跑,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跟陈泽希说:“下次再和你说!跑得了这次跑不了下次!”

 陈泽希笑嘻嘻地看着老谷的背影,过了一会儿他就看到老谷跑出去接澍苗。

 谷嘉诚拍了一下白澍的头,让白澍把手上的东西全部都放到地上,然后伸手扣紧他的大衣扣子,还给他围上了围巾。

 那一瞬间,陈泽希突然get到了老谷居然也有的温柔一面,平时他一副面瘫脸,说话与不说话简直都是一个表情,通俗说就是没表情啊,而看这会儿,老谷动作那叫一个温柔的出水啊,连责备的神情都充满了关爱。

 


 而这会儿夕阳也正好斜斜的擦过两人的身影,仿佛描摹了一圈金色的边……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谷嘉诚就拎着那箱牛奶和一大堆袋子和白澍渐渐走近宿舍。

 在进门那一瞬间,白澍忽然抬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对他笑了笑。

 似乎是嘲笑。



 忽然远处蹦哒出来一个跳动的身影,他看到他的小孩儿渐渐走近的身影,小孩儿一抬头看到了他,然后兴奋的跳起来向他挥手,用软软的小奶音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

 “泽希!”
 “泽希!”
 “泽希~!”

评论(2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