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二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二章

「本章时间轴错乱预警」

 好像大家最近的状况都太好,欢欢精神压力很大,战战受伤说不了话,白澍发烧,夏之光还好,有一点过敏,下巴那里长出了小山丘一样的痘痘。

 就陈泽希好点,平时很注意健身的他,哪怕是换季这么冷的情况下身体状况都还不错。

 小孩儿对自己的过敏很着急,虽然不疼,但影响上镜啊,特别是一化妆,虽然能遮住,但卸掉之后过敏反应好像更强烈了。

 没办法,只好拜托工作人员去外面买药膏给小孩儿涂上。

 药膏的味道小孩儿不喜欢,涂了一两次以后就耍赖说味很冲就不再用了,直到陈泽希发现小孩儿过敏反应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加严重之后,他才知道小孩儿这在变相耍赖要他帮忙涂呢。

 陈泽希无奈的拿着药膏,挤出来一点一点地均匀的抹在小孩儿下巴上。

 小孩儿似乎很得意,笑的很开心。

 “有这么开心吗?光光?”

 “有!”

 陈泽希被光光耿直的回答逗笑了,“你看看你懒得~”

 “泽希……想了这么多痘,我是不是变丑了。”

陈泽希笑:“你傻啊,就算长了痘你也是最实力可爱~”

 光光反驳:“你才实力可爱!我是实力有实力!!”

 “啊?实力有实力?……哈哈,好好好,我们光哥就是实力有实力。”

 小孩儿被逗笑了,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只对他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好的美猴王。

 陈泽希的动作很温柔,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宠溺,他的手指游走在小孩儿光滑的肌肤上,小孩儿的皮肤温热,他的指尖划着他下巴的形状描绘了一个又一个圈。

 陈泽希抹好了药,刚要把东西收一收,小孩儿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颊边。

 “泽希,谢谢你。”

 陈泽希用另一手揉揉小孩儿的头,“搞莫子这么客气哦。”

 不敢看小孩儿认真的眼神,陈泽希慌忙移开视线,拼了命想抽回自己的手。

 小孩儿握得很紧,陈泽希虽然可以用力,但却害怕会伤着小孩儿。

 “光光别闹,我这收拾一下还要去洗澡呢。”

 光光用另一只手想掰回陈泽希的脸,“泽希,你看看我。”

 陈泽希在用全身心拒绝光光,“别闹啊……这么晚了,他们三个也快回来了,再不睡他们回来又有得闹。”

 “是不是我变丑了你就不愿意看了……?”

 陈泽希吓了一跳,慌忙转过来看着小孩儿:“光光?”

 小孩儿一手拉着陈泽希的手,一手贴着陈泽希的脸,低声念着他的名字:“泽希……”

 说完低身上前,用自己温热的唇轻轻贴上了陈泽希的。

 小孩儿的动作义无反顾,带着紧张的颤抖抓着他的衣领,手指渐渐用力,抓着他一刻也不肯放松,像是怕陈泽希逃跑,双臂紧紧箍着他的肩。

 陈泽希眼睁睁看着小孩儿紧闭着的双眼,微颤的睫毛,连呆了十几秒,直到夏之光用笨拙的动作轻啄他的唇角他才慌忙把他推开。

 “光哥?!”

 “泽希,泽希……”小孩儿全身恐惧似的颤抖。

 “光光,光光……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吗?!”

 “泽希,”
“我喜欢你。”

 陈泽希被这句话激得头皮发麻,浑身颤抖,口齿不清,“光哥,你别开玩笑,我……我去洗个澡,你,你冷静一下再和我说话。”

 说这陈泽希就要拿着毛巾走出门去。

 小孩儿想留住他,突然大步追到他面前,伸手抱着他,双臂紧紧扣着陈泽希的脖子,眼中似乎还闪烁着一丝晶莹。

 “泽希……你不是喜欢我的吗?泽希……”

 陈泽希无力的推了推挂在身上的小猴子,“光光,你先松手。”

 “我不放……放手了你就走了。”

 陈泽希:“那我不走,你放手……光光?”

 “为什么叫我放手?我喜欢你陈泽希!”

 又一次听到这四个字,陈泽希胸口被涨的满满的,心跳因这三个字而如重鼓落下。不自觉的温柔了语气,“那你想怎么样……?光光?”

 “我想你告诉我你喜欢我!”

 “好……那我告诉你,光光,我喜欢你。”

 光光兴奋的看着陈泽希的眼睛,“真的,你承认了?!泽希!”

 陈泽希伸手抹掉小孩儿眼角闪着的光,“如果这是你所愿,那我承认。”

 小孩儿听了高兴,露出甜甜的笑,再多的语言此刻也表达不出来内心的喜悦,于是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仿佛这世间最神奇的、令人幸福的魔咒:

 “泽希……泽希……”

 门口传来怪声,白澍、肖战和彭楚粤一脸看好戏的看着陈泽希,“哇哦哦哦哦哦~~”

 “光光,干得不错~!今天给你小红花!”肖战笑道。

 光光抓着陈泽希的衣角,“谢谢战战。”

 “别忘了还有本王!为了给你俩腾空间,本王委屈的躲在门口很久了!”彭楚粤走过去挠挠光光的头。

 “谢谢粤粤。”光光又笑。

 只剩陈泽希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仨和小孩儿,“等一下,等一下……你们在说什么?”

 “说什么?”彭楚粤用力就把小孩儿推到陈泽希身前,陈泽希下意识扶着光光,“就是帮你们喽~”

 彭楚粤不怀好意的看了一下陈泽希按在小孩儿腰上的手,怪笑着回到自己床上。

 陈泽希一头雾水,白澍经过他身边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刚发生的一切绝对和白澍脱不了关系。

 白澍又露出了那天嘲笑似的笑,躲在被窝明显不想理陈泽希。


 稍晚一些的时候谷嘉诚从卫生间“偷渡”过来红队,白澍生病了,实在不放心,过来看看。

 看着躲在被窝潮红外加虚汗的那张小脸,谷嘉诚想生气都气不来。

 睡的很不安稳的白澍蓦然感觉到床边坐了一个人,过了好久看清楚是谷嘉诚,他才带着沙哑的声音叫他,“你来了……”

 谷嘉诚摸着他的额头,“吃药了吗?”

 白澍摇摇头,“回来太累了,直接睡了。”

 谷嘉诚压低声音责备他,“你不吃药怎么好?!”

 语气是凶的,动作却是温柔的,把药拿给他,又抬起他的头给他喂水。

 喝了药的白澍好像精神了一些,见谷嘉诚要走,他抓着他的手,“你再陪陪我。”

 谷嘉诚闻言摸摸白澍滚烫的额头,不忍拒绝他的请求,于是合衣躺在他身边,轻拍着他的身体,像哄孩子一样,“好,我陪着你。”

 白澍听着闭上了双眼,安心的睡了。

 或许是生病的人身体实在太虚弱,白澍其实用了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谷嘉诚吻了吻他的额头,就静悄悄的离开了。


 外面的夜空很明朗,天空洒满了耀眼的星,有时传来风穿过树梢的声音,寂静,悠长。


————————
不好意思,这几天实在太忙了,,今天刚忙完觉得无聊了,室友突如其来的一句,“**,你更文了吗?”于是一记重击把我打回现实……orz
预备十五章完结,我会尽量督促我自己的!
最后,东唐君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谢谢你们!么!么么!!

评论(2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