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四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四章

 终于,淘汰日快到了。泽希还记得白天练习“流星雨”时候的大家。小白月三人不停的逗光光,只有自己默默一个人坐在一边看着他们。

 估计老师也会奇怪,平时闹腾少不了的他,今日如同被拉链拉上了嘴。

 他看到彭楚粤推着光光指着自己,小声地、模糊的问:“说!你是不是喜欢他?”

 小孩儿害羞的笑了。

 “流星雨”真的是一首浪漫的、甜蜜的,听了让人有“幸福感”的情歌,原本录起来很简单的,白澍在录音棚外隔着玻璃看他一遍又一遍的重来,若有所思,明明很短的部分录了二十多条,陈泽希不是突然卡壳了就是突然哽咽了。

 看到陈泽希疲惫的样子,白澍示意录音老师可不可以让陈泽希休息一下。

 录音老师自然也是知道内因,门一关,把空间让给了两位少年。

 白澍拍拍陈泽希的肩膀,无关痛痒的说了一句,“今天录的很不顺啊。”

 陈泽希躺在沙发上大声喘气,释放负能量。

 “是啊……很不顺。”

 白澍刚要说什么,门突然被打开,欢欢把头伸进来:“陈泽希你怎么还没录好,夏之光都要起疑了!就几句歌词还录这么久啊你~!”

 “sorry~sorry~我马上录!一定马上就好!”

 欢欢虽然是责备的口吻,但陈泽希知道楚粤是真的为他担心。害怕自己真的拖了太久会让小孩儿起疑,小孩儿知道了真相,心疼的还不是他自己。

 说完,陈泽希走进录音棚,白澍把老师请进来,终于又过了十分钟,才录得“差不多”。

 白澍试听了一下,“陈泽希你唱得一点幸福的感觉都没有。”

 陈泽希撇撇嘴,不置可否。

 下到楼下,小孩儿还在客厅捣乱战战录视频周记,见到他欢快的蹦过来了。

 肖战抹抹脸上不存在的汗,感慨,“能收拾这团霸的终于来了……”

 陈泽希看见小孩儿的坏笑,于是他的心也暖了。

 如果可以,陈泽希真的不想这一天就这么到来。

 看见小孩儿伸来的手,陈泽希转身走出了房间。

 夏之光出神的看着自己的手,这不是第一次,从那天以后,陈泽希就没有“碰过他”,字面意义上的“碰”。

 身体接触全部都被他巧妙躲开,除非是他的突然动作没法儿逃开,他再也不主动和他身体接触。

 小孩儿奇怪,看老谷和澍苗在一起的样子与他和泽希完全不一样,他想不出来哪里出了问题,但就是直觉告诉他,他和泽希就是与谷澍不一样。

 陈泽希回到寝室,看到的就是一副可怜兮兮的夏之光的样子,耷拉着小脸,撅着嘴巴,手里举了个纸条,“我不高兴”。

 陈泽希笑出了声,走过去把纸条拿过来看,大近视不拿过来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

 终于看清了这三个字,陈泽希笑了,“哎哟,光哥!怎么啦这是?”

 夏之光突然憋了两颗泪花花,想象中,陈泽希这时候应该摸摸他的头或者他的背,哪怕语气是嘲笑的,哪怕态度可以说是敷衍的,但就不,就不应该是这样的,坐在他的旁边,装模作样的看着纸条,连目光都不分他一丝。

 于是他爬起来,双手勾上他的脖子,想要好好抱一下他的泽希,让心中的雾霾全部都走开。

 然而陈泽希做了一个动作,他躲开了,甚至是用力的拨开了他的胳膊。

 夏之光有点懵,陈泽希其实更懵,原本只是想躲开,谁知小孩儿一个用力,躲开的动作硬生生变成了推开他的动作。

 这么明显的拒绝,这么明显的逃避,小孩儿终于彻底的、激动的哭出了声。

 陈泽希听见小孩儿用颤抖的奶音问他,问他为什么不抱抱他,摸摸他,甚至像个真正的“情侣”一样亲亲他。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的眼里只有小孩儿哭泣的样子,他的小孩儿的悲伤那么明显,那么直接,他看到他的小孩儿因为他而哭泣,而颤抖,而变得敏感、脆弱,他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而此时更想抱抱他,摸摸他,像真正的情侣一样,亲亲他。

 “夏之光,你还记得那天你和我说了什么吗?”

 “……我喜欢你……?你让我说几遍都可以……因为你也喜欢我呀……”

 “但是我从没答应我们要在一起。记得吗,我从没这么说。”

 小孩儿怔住了,被陈泽希吓到了,呆呆的看着陈泽希。

 陈泽希拿上衣服和毛巾,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浴室的水冰凉无比,陈泽希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你是该抽自己,连我都想抽你。”

 白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显然他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你是不是每次都预谋好的?每次我和夏之光聊天的时候你都在偷听?”

 听到陈泽希直呼光光的大名,还清清淡淡的用了“聊天”两个字,白澍突然厌恶的骂出声,“陈泽希你就是个渣滓!”

 陈泽希就像没听到一样,随意冲了一下就从浴室出来了,他看了下自己拿的东西,突然悲哀的发现,剃须刀忘拿了。

 于是他只好无可奈何的求助那个闲人白先生。

 “唉~唉!澍!帮我拿一下剃须刀去!”

 白澍转头狠狠剜了一眼陈泽希,然后走了出去,临走撂下一句:“陈泽希你不仅是渣滓,还是个傻逼!”

 陈泽希嘿嘿笑了两下,看了看镜中的自己……

 白澍回到宿舍,没看到夏之光的身影,却发现了肖战。

 他问肖战,“光光呢?”

 肖战指指夏之光的床,压低了声音,“睡了,刚怎么叫都没醒,你小声点。”

 白澍当然知道小孩儿绝对没有睡着,突然觉得对于夏之光,他十分愧疚。

 他不应该撺掇夏之光告白,他低估了陈泽希对夏之光爱的程度。

 小孩儿啊……现在到底应该用幸还是不幸来形容你?

 白澍把剃须刀拿给了陈泽希,回来后他躺到了夏之光身边:“光光,这几天有点冷,我和你挤挤,一起睡吧~”

 夏之光没出声,白澍就当他默认了,自觉地拉开被子滑了进去,然后他才发觉夏之光,浑身冰凉。



————
我发誓再也不随便立flag了,因为好像十五章以内完结不了……宝宝还没虐够,so…

评论(2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