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五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五章

 冷战了两天,终于要上最后的战场了。

 至于为什么这么直接干脆的拒绝小孩儿,陈泽希有自己的考虑。夏之光确实比他更适合走演艺圈,那么可爱的、前途光明的孩子,如果被爆出“同性绯闻”?如果粉丝知道,他们口中的“希光”组合真的不仅仅是“组合”这么简单,她们一定会疯……

 他要他的小孩儿前路顺畅,不因他而阻扰;他要他的小孩儿光芒万丈,不因他而尘蒙。

 白澍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虽然生气却也理解他。

 录制前三小时,画好妆的陈泽希走到后台更衣室拿自己的衣服,原本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更衣室今天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更别说人影了。

 正奇怪着,他才突然想起来,更衣室已经换到了隔壁那间更大的,怪不得没有人。

 正想往外走着,他突然听到“啪嗒”一声,好像是门被锁上的声音,然后腰上蓦然一紧,一个瘦弱的胸膛,却用最有力的臂膀,将他牢牢锁住,他的小孩儿。

 “光光?”

 “陈泽希,我想过了。”小孩儿把脸埋在他的左侧肩膀,闷闷的声音却十分坚定,“我还是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都很喜欢、很喜欢你。

 “不能在一起也好……今天又会有小伙伴淘汰,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我不想以后成为你的拖累,所以现在……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有多么、多么喜欢你而已……

 “我爱你,陈泽希。”

 夏之光的手抠的很用力,仿佛刺透了衣襟插入了血肉。他的手臂瘦弱,陈泽希虽然可以强行挣脱,但此刻,他不想。

 最后一刻了呀……他能享受到的小孩儿的温暖,就这最后一刻了。

 小孩儿用脸摩擦他的肩胛,好像从那里还传来了阵阵凉意,小孩儿是又哭了吗?无声的泪水倾诉的是最无法言说的悲伤,他的小孩儿终于……被他逼的两日之间突然长大了。

 陈泽希转身,就在夏之光以为陈泽希会丢下他走掉的时候,陈泽希却用力的拥抱住了他。

 小孩儿扯出了一抹笑,环上他的猴哥,低声的念着:“泽希……”

 “对不起,光光……对不起。”陈泽希的臂膀仿佛是藤条,又或是饿急了的巨蟒,像要把他的身体搅碎般的力道,深深的禁锢着夏之光。夏之光在这一刻突然觉得,他的泽希啊……原来是那么,也是那么深深的爱着他。

 过了许久,又或者只有一瞬?陈泽希放开了夏之光,小孩儿睁大着眼睛看着他,他低下头,第一次,真正的、由他主动的,亲吻了夏之光。

 蜻蜓点水的一吻,最多可能也只是出于“安慰”,但夏之光就是刚觉到了陈泽希的情绪,那么强大而又温柔,只对着他。

 门外传来敲门声,陈泽希径直走出去然后真正的,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工作人员疑惑得看着潇洒走出去却难得忘记打招呼的陈泽希,和站在室内微笑着的夏之光。

 光光的妆因为刚刚贴在陈泽希的背上用力蹭了几下,所以花掉了不少,又被化妆师姐姐抓过去补妆。

 化悲伤为力量,当羽凡老师来的时候,陈泽希比平时什么时候都要认真,用气、吐气,什么时候含一口气,什么时候放慢节奏,此刻只有比赛没有其他。

 最后一场,一定要走的漂亮。


但其实陈泽希不知道的是,白澍有偷偷跑到谷嘉诚那里哭过。

 白老师平时看起来脆弱,但其实他内心很强大,除了上次因为看到微博上的流言实在是伤心到不行以外,就是这次。

 澍苗坐在他的床边,无声的,落了两颗大珠子。

 谷嘉诚蹲在他面前把他的泪珠子抹掉,使坏的把它抹匀糊在白澍脸上,“你看你这满脸的泪水。”

 白澍拍掉谷嘉诚的手,翻了一个粤式白眼,“你正经一点行不行?”

 “跟小粤撒待一起久了白眼也越来越像了啊。”

 白澍伸手,左右两边同时扯着谷嘉诚的脸颊玩,“那你和小伍待一起久了怎么没学会怎么卖萌啊?”

 白澍说完,谷嘉诚就笑了,站起来把白澍抱在怀里,“不要怕。”

 “……怕什么?”白澍明知故问。

 “不用怕我不表达对你的喜欢。”

 白澍突然笑了,“喂,你在嘲笑那只猴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想?!”谷嘉诚停顿了一下,“我在讽刺他!”

 白澍被谷嘉诚逗笑了,伸手回抱谷嘉诚,“嗯,我们一起‘讽刺’他。”

 谷嘉诚揉白澍的头发,好像是从哪一次开始来着?这个动作做过一次之后,谷嘉诚好像就喜欢上了白澍头发的触感,时不时的,也不管在不在录节目的,就把手放白澍脑袋上揉啊揉啊揉,任白澍怎么打掉,都能坚持不懈的在某个不知名的时刻又爬上来,让白澍好是无语。

 不过话是这么说,心里的疙瘩到底小了些,白澍不敢确定真的面对那一刻的话自己能保持多大理智,但至少这一刻,他还有谷嘉诚。


 相比独唱超级出彩的“深呼吸”,陈泽希其实更喜欢“流星雨”的表白,有时候干脆想直接在歌词中带出夏之光的名字好了,但下一刻又会被这个想法蠢哭。

 他知道白澍一定对他很内疚,不仅因为之前光光的事,还有“It's my life”,从他那个坚定、有力的拥抱就能看出。

 他的小孩儿啊,估计是真的吓傻了,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放肆地,挂在他身上,不停的哭了二十多分钟,眼泪都流干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呢?

 陈泽希可以淡定的接受所有人安慰的拥抱,却连小孩儿一个眼神都看不了。小孩儿的声音就像失去爱护的雏鹰,一种我就是要哭、大声的哭,放肆的哭,谁也阻止不了的气势,继续哭。


 他感觉到他的小孩儿用头撞击他的肩膀,每一下,都让他心痛如刀绞。下到后台,陈泽希跟所有工作人员告别,却不敢看他的小孩一眼,因为他知道,现在他的小孩儿眼里只有四个字,“我想抱抱。”

 他害怕没忍住又给了夏之光希望,那就干脆不看他,等明天跨了年,表演完,就真的要说拜拜了。



————
是我换名了还是上章虐惨了……反馈来的信息,嗯,好吧,其实可能还是因为手速太慢😂😂😂,真的,我现在根本不敢夸海口保证手速,只希望看官们别太嫌弃😂

评论(2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