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六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六章

 今天淘汰,明天跨年表演,陈泽希心里挺不是滋味。今天之后就当给自己放了个大假,至少是节目结束之前,他都是闲的……看来要规划一下这几天去哪儿了。

 划分房间的时候,一个四人间毫无疑问的住进去了谷澍陆三人,直男line新宝宝韩沐伯体贴的帮陈泽希解了围,选择落单和光光睡。于此陈泽希只能拍拍老韩的肩以示感谢。


 回去的路那么长,晃眼的灯刺激着双眼,怎么就让眼泪失控了呢?

 一起奋斗的大半年,就这么结束了,认识了一个宝贝,也就这么,结束了。

 工作人员默默递上纸巾,陈泽希擦擦自己的脸颊,深深呼了一口气,把粉丝的信攥在手里。

 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陈泽希就开始收拾自己的衣服。他的衣服多,塞了一个大箱子才放进去。

 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小孩儿的床,小孩儿的床……嗯,不是那么整齐。衣柜里、床脚箱子,到处都放着他的衣服。说不定柜子里还有好多藏起来的零食,小孩儿就是喜欢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蓦然看到床上放着那件淇哥买给每人一件的红白格子衬衫,走过去攥在手里,小孩儿应该是穿了还没洗,就这么直接摊在床上了。

 有一丝汗的味道,有些酸,有些甜,有些苦涩,有些悲欢。

 陈泽希把夏之光的衬衫拿走,压进箱子的最底部,然后想了想又把自己的衬衫拿出来放到小孩儿床上……这样偷天换日的行动,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抱着侥幸心理,想着两个人身材其实差不多,换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于是他就真的这么做了。

 没什么好留念的,也没什么想带走的,唯一想带走的那个不能牵手,唯一想好好宠爱的也不能继续宠爱,打包好这件行李,从此就无拘无束,再无奢求。

 夏之光一回来就去找他哥,找遍了宿舍才终于在练舞室找到了他。

 陈泽希一个人对着镜子跳舞,跳的是下一期call me baby,不知道为什么陈泽希跳起来“骚”味十足,明眼人一看就是他的风格。

 夏之光突然站在门口不动了,弱弱叫了句:“泽希——”

 陈泽希转头看着小孩儿,小孩儿的眼睛在录的时候已经有些肿了,这会儿好像更红了。

 他看着小孩儿,小孩儿也看着他,他看出了他小孩儿的难过,委屈,也看到了他小孩儿的不舍,伤心。

 陈泽希说,光光过来。

 光光狂奔过去投入他哥的怀抱。

 就让时间就这么静止吧,定格在这瞬间,全世界都不及他怀里的小孩儿,小孩儿就是他的全世界。

 陈泽希拍拍夏之光的背,“光哥,要长大了。”

 “泽希……”

 “我知道长大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有的付出不一定会有收获,你要习惯。
 “我不会陪你走多久,可能这里就是终点了……以后我们还是兄弟,还能常联系,只是你的身边,站的不会是我。”


 夏之光一直在想,陈泽希在走的那天是有多决绝,干净利落的、头也不回的,坐上了公司的车。直到他上车都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他的难过仿佛这一刻才突然真实起来,各种情绪夹杂起来再多一味“生气”,就是此时的夏之光。

 其实深究起来,这些情绪也不就一个字,“爱”。

 “爱”啊……这个字蕴含了太多内涵,这个话题可以很大,同时也可以很小,就像夏之光对陈泽希的感情。陈泽希温柔的侵蚀着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孩儿的情感,给了他目标,也给了他希望,只是终于在这一刻,像是要画上一个句点。

 小孩儿的脑袋无法处理复杂的情绪,直接表现就是当机了!

 跳舞的时候会不由自主想到猴哥,吃饭的时候会想到他猴哥,洗澡的时候,梦中的时候,走路时,听歌时,发呆、哭泣……想的都是一个人,简称,断片了。

 泽希走后那两天,夏之光的反应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虽然他本来就是。跳舞跳到熟悉的动作,会突然停下来,不管不顾的哭上两鼻子,任哥哥们怎么劝都没用。

 最严重的是九个人一起排《Be a man》那次。那支舞蹈里有一个动作是夏之光solo完转身拍陈泽希的手掌换他出来继续solo。小孩儿原来很喜欢这个动作,但现在陈泽希不在了,这个动作也没了意义。

 一如既往的伸出手却没有熟悉的人和他击掌,打空的那一下突然出神,哦,大希哥不在。

 然后突如其来的,老师正要商量怎么修改舞蹈动作时,小孩儿毫无预兆的爆发了。哭声犹如泽希走的那天,甚至还要夸张,只是那时候他还可以抱着他泽希哥,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啊,除了一团空气。

 哥哥们手忙脚乱哄弟弟,弟弟不管不顾放肆哭,因为在这一刻,夏之光才突然意识到,陈泽希对他说的“终点”是什么意思。

 夏之光的状态太不好,没人劝的了,加上现在又是敏感期,老师只好先让光光回去“冷静”一下再回来。

 夏之光走回宿舍,一头跌到陈泽希之前睡的床上,抱紧他的被子,手指深深攥着,用全身的力量在感受他泽希哥唯一可能存在的证据。

 当天晚上夏之光就换了床,光明正大的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搬到了陈泽希的床上,然后入主。

 可比赛还是要进行,夏之光状态不好不仅急坏了老师,还有队员们,思前想后,他们还是拿出了终极法宝:解铃还需系铃人呐!

 当欢欢队长把电话打来那一刻陈泽希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准确的说,他走之前就已经预见到了会发生什么事,但没想到这么快、这么严重。

 进到宿舍门之前,陈泽希按约定在后门等谷嘉诚。谷嘉诚发短信告诉他,要他在进去之前让他在后门门口和他聊一聊。

不知道谷嘉诚要聊什么,但他郑重的口气还是让他乖乖站在这里。

 突然门一开,出来的不是谷嘉诚,却是白澍。

 “我去……你俩这是在秀恩爱呢!”

 “陈泽希,我不是来和你打趣的。”

 “嗯?……那你要说什么?”

 “我要跟你聊光光。”白澍被风吹的抖了两下,然后继续说,“泽希,我知道你之前关于‘保护’的那一套说法,但你真的考虑过没有,光光他是怎么想的?

 “你喜欢他,你觉得这么做是为了他好,你把他的未来铺好了路,那我问你一句,这条路,到底要谁的双脚来走?”

 “澍……光光还小,你不懂。他这个年纪,分得清什么是‘依赖’什么是‘喜欢’吗?我不后悔,可我怕他后悔,他现在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当然说什么做什么都有勇气,所以我一定要理智。”

 “‘依赖’?‘爱’?……泽希你太傻了,你难道不知道依赖就是一种爱吗?”

 泽希张嘴,平时接话不错的他第一次被攻击的毫无还嘴能力。

 白澍拍拍陈泽希的脸,“想清楚再进去!不然干脆别进了!”

 白澍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练舞厅,心里祈祷着陈泽希这个傻瓜快点想通。

 口袋手机突然一震,“中午过去找你。”

 白澍笑了笑,回复谷嘉诚,“早点来。”


 十分钟后,训练厅大门被推开。

评论(2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