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七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七章

 陈泽希推开练舞室的门,所有人都在转头看他。

 象征性的和所有人打了招呼,老师们、队员们和他聊了几句,他的小孩儿却一直在角落里偷偷看他。

 心脏“哐铛”一跳,痛苦来的毫无预兆,小孩儿害怕受伤的表情就如一根刺。

 想想白澍说的话,对啊……陈泽希你自己看看,你把你最珍爱的孩子伤成了什么样?把他的喜欢变成恐惧,把他的爱意变成了伤口。

 他的小孩儿……对不起,他的小孩儿。

 也许真的应该试一试白澍说的?

 就这么“试一试”?他小孩儿的未来可以让他亲自保护一次吗?保护有很多种,说不定白澍说的方法亦可行。


 很自觉的,午饭的时候,所有人抛下夏之光离开了练舞教室,直到反应过来要离开了,小孩儿才突然听到门被上锁的声音。

 小孩儿看看门,又看看站在教室正中间的陈泽希。

 小孩儿突然流了两行泪,用委屈到不行的眼神死死盯着他。

 泽希向前走了两步,张开双手,他的小孩儿笑了,狂奔进他的怀抱,奶音颤抖的叫了一声:

 “泽希哥……!”

 泽希搂紧他的小孩儿,一只手能圈住他的腰那就用两只手将小孩儿扣在身上,小孩儿肩膀锁着他的脖子也不要紧,那就把脸埋进他的颈窝,深深吸一口像毒品一样小孩儿的味道。小孩儿的心脏跳跃在他的右边胸膛,心跳声渐渐重合,就像鼓声,深沉,激昂。

 “泽希哥,我好想你——”

 “嗯……”泽希没有多说话,贴着小孩儿的耳朵说了一句:“我也很想你。”

 “泽希哥,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嗯,我也真的真的好想你!”

 然后小孩儿向他诉说了在他离开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讲述自己的难过,失去了他他什么都不会做了。

 陈泽希听了,笑了笑,“你泽希哥又不是死了……”

 “泽希!……”

 陈泽希自知说错了话,又安慰了几句才罢休。

 过了很久,小孩儿哭完了,没眼泪了,不抽泣了,陈泽希放开他,捏着他的肩膀看着他:“光哥,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会原谅我吗?”

 “你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祈求我原谅,泽希哥,因为我还喜欢你……”

 “我这么坏你还喜欢?”

 “没有办法不喜欢了……泽希哥你不要笑我……澍苗说恋爱的感觉是像棉花糖的,一口下去一口甜,哪怕那几天你的疏远,但我傻啊,我不知道,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也喜欢我,我也觉得确实像澍苗说的,可能还要甜一点,更像是吃了白巧克力,就像你带给我的那盒一样。”

 陈泽希看到小孩儿眼睛闪亮的光,再看看睫毛处挂的泪,原来他的小孩儿,比他想的更坚定。

 小孩儿还在喃喃的说着什么,陈泽希已经什么都听不到,将他的脸扳向自己,感受小孩儿说话的热气扑在他的面上,然后唇就这么轻缓的上贴。

 没有深入的交缠,只有温柔的用舌尖勾勒他的唇线,小孩儿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他教他的小孩儿把手放在他的腰上,闭上他的眼睛。然后再带着一把火,含住小孩儿的唇,用自己的气息打下印章。

 突然感受到小孩儿在发抖,他放开他,问他怎么回事。

 他的小孩儿回答,“泽希哥,这是什么意思?”

 陈泽希心下一抖,脑子一热亲了上去,那要怎么解释为什么他想亲上去?

 看到陈泽希抓耳挠腮的样子,夏之光的心又凉了一大截,“泽希,别再耍我了……我虽然比你小,可是,我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人他是有感情的你知道吗?”

 陈泽希一脸懵逼的看着小孩儿准备离开,脑子里还是没有想出该说什么,但身体先做出反应拉回夏之光。

 “光光,我是说,我们试一试吧?”

 “试一试?”

 “没错,试一试。你懂我说的是什么。试一试……”

 小孩儿呆呆的看着他,陈泽希继续说道:“既然告白被你抢先,那在一起就由我来申告,我们,陈泽希和夏之光,在一起,试一试吧。”

 小孩儿突然听懂了陈泽希在说什么,明明白白的话,最浅显的话“在一起”,不是一起跳舞的“一起”,不是一起拍视频的“一起”,是“在一起”,是两颗心因为“在”一起而温暖,是两个人因为“在”一起而色彩。

 夏之光欢快的跳到陈泽希身上,“好!泽希,我们在一起……我真的,好喜欢你!”

 贫乏的语言说着最朴素的情话,陈泽希抱着怀里的光光,“嗯,我也喜欢你。”

 我爱你,我的小孩儿。




————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打上“伊恩地”三个字母,这时候感谢我的强迫症吧!必须要整数完结!
两三章谷澍未上线了,下一章争取甜一甜,当然希光也是。
蒸煮够虐了,我不想再难为自己了,所以也甜一甜希光🐶们~
我发誓再也不立flag了!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