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八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八章

 甜甜的小孩儿变成了粘粘的小孩儿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你不知道,但有人知道,而且感受颇深——就是我们的陈美猴王啦~

 他是知道小孩儿粘人,但从来没发现咋怎么这么粘人呢?!

 走路、吃饭的时候就算了,这现在硬要跟他挤一间卫生间是几个意思?!

 “光哥,你进来干吗?快出去,出去——”

 陈泽希致力于把小孩儿赶出去,小孩儿致力于怎么留在他哥身边。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搞得卫生间跟闹鬼一样叮叮咣咣的,幸亏现在没人,不然能吓死几个都说不定。

 战斗中,小孩儿千辛万苦躲过他哥的攻击终于把门锁上了,然后突然抱着他哥,“泽希,我喜欢你!”

 陈泽希怔了一下,随即也抱回去,把他的小孩儿圈在自己的怀中。

 “我知道。”

 “泽希,我喜欢你呀~”说着,小孩儿还突然笑了,感觉到他的手臂渐渐用力,于是他也紧紧把小孩儿楼在怀里。

 小孩儿几乎和他一样高了,染过的头发搔着他的鼻子,弄得他痒痒的。

 陈泽希顺了顺小孩儿的头发,“我也是,我的光哥啊……”

 “泽希,泽希……嘻嘻~”

 陈泽希圈着怀里的小孩儿,任他乱扭,一双手紧紧揽着他。

 感受到小孩儿的爱意,陈泽希笑了,突然不是很滋味,“光哥,这还是在卫生间里,不臭吗?”

 小孩儿突然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深深地吸了两口气,“不臭啊~泽希你虽然是从山里出来的猴子,但你身上真的不臭!相信我!”

 “那好吧,你仔细闻~等你身上也沾了我的味,刚好扛你回去当压寨夫人啊。”

 “可以啊,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你要金箍棒做定婚礼物我可不答应啊。”

 “嘿嘿,嘻嘻……泽希,你把我的衬衫还给我~”

 像是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一样,脸上突然一红,心突然一慌,不知道热到脸上没有,反正陈泽希笑在脸上就一个大字——“囧”。

 陈泽希咬了一口夏之光的耳朵,“你怎么发现的?”

 似乎有点痒,小孩儿笑眯眯的躲了一下,“你的衬衫都是汗臭味……”

 哈哈,哈哈。

 陈泽希又“囧”了……


 看到两个人一起从卫生间出来,门口“刚好”站着的谷澍两个人突然笑了。

 “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你说怎么能直接就‘白日宣淫’呢?”
 “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不要随便脑补,这两个人可能是碰巧一起上厕所。”
 “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我相信他们只是‘纯洁的’碰巧一起上了快半小时厕所。”
 “知道就好啊不要瞎猜,我们什么都没听到~”
 “对,汗臭味的衬衫什么梗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说完,两个人就飘走了。

 然后陈泽希更囧了……这俩货,不凑在一起祸害对方简直是威胁社会治安,简称就是绝配!

 白澍揽着谷嘉诚的脖子拐回了自己宿舍,战战和粤粤俩又腻在一起不知道干嘛去了,希光终于和解现在肯定蜜里调油似的,只有他俩无所事事的待在宿舍挺尸装死。

 谷嘉诚靠在床梁,白澍躺在他的胸侧,他的发丝摩擦他的锁骨,他的心跳印在他的胸膛。

 白澍拿着手机看的认真,没手机的日子简直无聊透顶,幸亏陈泽希来了,拿着他的手机“打僵尸”,玩的不亦乐乎。

 谷嘉诚就这么静静环着他,看着他怀里的澍苗苗一惊一乍的炸毛样。

 “老谷,你怎么不说话?”
 “你不是也没说吗?”
 “嗯嗯,可是我感觉你有心事。”
 “澍……”
 “怎么啦?”
 “……没什么。”

 闻言,白澍放下手机,爬起来跪坐在谷嘉诚旁边,手摸着他的脖子,“在想什么?老实说。”

 “……下期还会有淘汰。”

 白澍笑了,“就为了这事?”

 “难道你不担心吗?”
 “嗯……担心,也不担心。”
 “为什么?”
 “你难道以为我们的感情会因为比赛结束而结束?”
 “不会。”
 “那你以为我会像光光一样,几天不能见你就会变得不是自己?”
 “……也不是……”

 “那就对了,谷嘉诚,看着我的眼睛——当初是你告白的,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我们的人生不会因为失去过什么就戛然而止,相反的,因为有你,我才更完整。”

 谷嘉诚看着眼神明亮的白澍,突然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伸手把白澍揽在怀里,亲亲他的鼻子。

 “傻瓜,情侣之间要往下面亲,不是这里!”

 谷嘉诚笑了,要捉弄白澍的心思也来了,一只手不安分的伸进白澍的衣服里乱摸,“好啊,那我就往下面亲!”

 “不要啊——”痒得不行的白澍左右翻滚嘴上喊饶,嘻嘻哈哈的闹得整间屋子都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泡泡。

 “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怎么这大白天的就‘白、日、宣、淫’呢?!”
 “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澍苗和老谷他们这是‘纯洁的’一起睡觉呢!”
 “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我相信他们‘纯洁的’一起睡了几觉~”
 “泽希你知道就好不要瞎猜!我们只是路过!”
 “嗯……什么‘往下’啦,‘不要’啦,我们都没听到~”

 门口希光两个人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轻,直到没有了声音,白澍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两个幼稚鬼……老谷!他们欺负我……”

 谷嘉诚把他的头掰过来看着自己,低下头,吻住白澍的唇,“嗯,我也欺负你。”


————
甜甜的我又回来了……不造你们还习惯吗?😁😁

评论(2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