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十九章

想要变触的阿凌www:

来自我们的朋宇小 @桃四_ 


十八章点这  


简直粗长的第十九章来了(๑• . •๑)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第十九章

  快乐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转眼就到了分别的时候。

  对于两个说再见说了半小时的傻子,白老师表示很无语,就差一脚把陈泽希踢出去。

  所以直到陈泽希要上车走了,小孩儿还拉着他,嘴上说让他哥路上注意安全,身体却紧紧靠着他哥。

  陈泽希也无奈了,摸摸小孩儿的头发,“光哥乖,我就回去几天,过几天还要回来录视频周记呢,乖噢。”

  小孩儿有点儿不高兴,“那你早点来,我等你。”

  “嗯,光哥没有我也能好好的。”陈泽希伸手抱了抱小孩儿,小孩儿下意识也攀上他哥的肩膀。

  “不是,没有你我很不好,所以你要早点来。”

  陈泽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笑了,“光哥,你这像不像古代某某地方的女子对恩客说的话?”

  夏之光秒懂,张嘴就咬了他哥一口,“你才是!拜拜!不跟你说了!”

  看着小孩儿傲娇的放开他,走回去,还生气的赶他走,陈泽希又笑了笑。

  回去的路那么漫长,仿佛没有尽头似的。

  如果人生也像这路一样,一路的流光溢彩,一路的美丽繁华,一路的朗朗星云,如果人生能有一个人相伴,这些“一路”,会多美好。

  很幸运,陈泽希遇到了他的小孩儿,不管前路坎坷,不管是否风雨,只要心有所托,何处不能为家。


  小孩儿生日那天,为了给他一个惊喜,陈泽希早早的就跑来了宿舍。不出意外的,小孩儿还在睡,睡相安稳,可能在做甜甜的梦?总之陈泽希是快要融化了。

  像那天一样,他躺到小孩儿身边,手搭在他的腰上,凑过去闻闻他小孩儿的味道。用白老师的话来说,陈泽希现在的表情就是流氓一样。

  不过那又能怎么办,谁能阻止一对相互喜欢的人儿相互依靠,谁能阻止他们相互慰藉?

  来的太早,看小孩儿一时半会儿不会醒,于是陈泽希躺了一会儿就跑到隔壁老谷那里。

  抽了个空把视频周记拍了,回去什么时候再发……所以现在这叫什么事,把人淘汰了,还要捆在这里,作死的节目幸好还有小孩儿予以安慰。

  看看时间该回了,谁知老谷突然勾着他,暗戳戳的问了他一句:“准备什么时候把光哥带回去?”

  “带回去?!”陈泽希表示受到了惊吓。

  “带回去。”老谷面不改色重复了一遍。

  “这不好吧,我们才……”

  老谷打断他,“不是带回家,我的意思是,什么时候把他给……你懂的!”

  作为红队他说第二污没有人敢说第三污的“大污公”,陈泽希表示他秒懂了……

  陈泽希红了脸,“你给我滚一边去,你先把白澍办了,啊,不,白澍先把你办了才对!”

  老谷一脸孺子不可教也,无奈的看着陈泽希落荒而逃。

  回到红队的时候,大家都精神抖擞的,最近太忙了,只有今天光光生日才能稍微放松一下下。

  小孩儿太粘他了,估计是太久没见了,快快的刨完自己碗里那点食儿就侧过身子拉着陈泽希的胳膊玩他的袖子和手指头。

  啧啧啧,为了哄这小孩儿都单手吃饭了,但陈泽希这会儿突然脸不红心不跳了,我就是宠我小孩儿怎么着了?!

  吃完饭照例是有专人收拾餐桌,陈泽希就拉着小孩儿跑到了二人组时他俩用的练舞室。

  小孩儿一进门就紧紧拉着他的手,嗯,虽然没进门之前就一直拉着。

  陈泽希伸出手:“来吧,抱抱吧,别突然矜持呀。”

  小孩儿笑了,轻快的蹦过去,一跳就跳到了陈泽希身上,像白老师那种的,树獭一样缠在陈泽希身上。

  “想死你啦!猴哥!”

  “我也想死你了,我的小猴子。”

  “我的礼物呢,美猴王?”

  “你的礼物?”陈泽希抬头看了眼小孩儿认真的眼神,“忘买了怎么办?”

  小孩儿闻言咬了陈泽希的脸一口,没用多大力,但那可是小虎牙啊,不用力也是疼的啊。

  陈泽希吃痛,“唉唉唉!光哥手下留情!”

  “那你快说我的礼物在哪呢?!”

  “你的礼物……你的礼物就在你面前。”

  小孩儿笑了,特别开心的、温柔的笑了,“所以你是礼物吗?”

  “嗯~我是礼物,你要吗?”

  “要!”小孩儿环着他的脖子,摩擦彼此的耳朵,亲昵的感觉让人心醉,“只要是你给我的我就都要!”

  包括痛苦吗?

  这句话陈泽希没有说出口,小孩儿幸福的神情他不想、也不敢破坏掉。

  “光哥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小孩儿想了想,挣扎着从陈泽希身上跳下来,“泽希我们来自拍吧!”

  “好。”

  “泽希你站稳。”

  疑惑的看着小孩儿,小孩儿却在催促他让他面对镜子站稳。

  小孩儿站在他身后,兔子一样轻轻一蹦,跳到他后背,拿着手机对着镜子。

  陈泽希明白了,小孩儿是要他背着他呢。

  咔嚓咔嚓几声,小孩儿指挥着陈泽希这扭扭那扭扭,拍的没完没了。

  小孩儿挂在他身上,跟那天一样,就像买了一个“光光牌”背包,挂在他身上还不下来了。

  “光哥,拍够了没?”

  “猴哥没力气了?”

  闻言陈泽希掂了掂小孩儿,“你哥力气大着呢。”

  小孩儿笑了,安静的把下巴磕在陈泽希的肩膀上,“我要多拍几张,等我们老了,你也没了力气,我就拿出来看看,然后嘲笑你。”

  陈泽希笑了,“行啊。”

  小孩儿对着他的耳朵吹了一口气,“泽希哥,你看看我。”

  “怎么了光哥?”

  转过头一瞬间,唇角一片湿润。小孩儿的温度,小孩儿的味道。

  笨拙的亲吻却让他心跳如雷,浅尝辄止怎够。于是他把小孩儿放下,盯着他的眼睛,用自己的唇印在他的眉间,他的鼻梁、鼻尖,一路向下,直到找到温热的嘴唇。

  感觉到小孩儿有些紧张,陈泽希教他习惯,淡淡的亲吻是为了让他放松,等到小孩儿不再那么紧张了,陈泽希才更深入的吻上去。

  霸道的舌头伸进他的口中,舔舐他的牙齿,湿润的口腔好似炽热,像是要吸引他沉坠在这甜蜜。

  小孩儿从没有过如此——如此激烈的亲吻,之前不论他的主动还是泽希的主动,全部都是轻轻的贴上,从不似现在这样,原来接吻,也这么令人激动。

  陈泽希的舌访问他的口腔,温柔的侵略,偶尔邀请他一同嬉戏,舌尖共舞,是没有尽头的爱意。

  外面的太阳正好,阳光洒在地上,暖暖的,就像屋里的两个人。 


 



评论

热度(55)

  1. 桃四_想要变触的阿凌ww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