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第二十章(最终章)

【你是我最甜蜜的方糖】

(十九在这里)

第二十章(最终章)

 平凡之路唱的是每个人心中的不甘,我最亲爱的唱的是那个人心中的挚爱。

 两场比赛,陈泽希看到了他小孩儿最认真、最不服输的一面。“平凡之路,就是人从不平凡走向平凡,又从不平凡走向平凡。”,小孩儿这么说,或许有着他自己对比赛的看法,也有自己对比赛这一路的总结。

 又或许是恋爱的泡泡填充了每一个细胞,越到后面,就越看的开,越能接受现实。

 陈泽希看到小孩儿众目睽睽之下亲吻了那只猴儿,明明是粉丝送给欢欢的礼物,最后却让他抢走了。多好,没有自己,还会有别人宠着他,如果可以,他希望他的小孩儿不要经历残酷的成长,这样他会不会开心的久一点?

 光荣日前一夜,大家都兴奋的睡不着,因为所有人都回来了。

 战战找到了宾宾,两个人深刻讨论了减肥大法;澍苗找到了呱呱,两个人深刻讨论了自拍大法;猴哥呢,就找到了他家小孩儿,深刻讨论了比赛结束后去哪里“浪”。

 对呀,想带他去世界上所有地方。去看看加拿大他曾生活过的地方,去看看澳洲大堡礁有没有小丑鱼,去韩国明洞转转,一定会满载而归,最后去合肥浏览一番,去看看小孩儿长大的地方,去看看没有他参与过的小孩儿的成长。

 只要这些地方有他的小孩儿,再黑暗的夜晚,也会变成明亮的天堂。

 最后一曲“夜空中最亮的星”落幕,终于所有比赛都结束了。

 不用再练舞,动不动就腰肌劳损,不用再练唱,上次小孩儿练歌练到进医院还让人心有余悸。

 穿过人海,他走到他的小孩儿身边,他的小孩儿笑了,笑得很开心,伸手狠狠抱着他,半年的汗水仿佛这一刻全部蒸发。

 “哥带你去花果山怎么样?!”

 “好啊!”

 看,小孩儿多好拐到手。


 谷嘉诚拥抱了掌门人,就在“茫茫”人海中寻找那个瘦弱的身影。

 白澍脸上挂着笑,这一次可以看出是真正发自内心的轻松的笑,你看他眼角眉梢无一不在诱惑着自己,“来亲亲我呗~来抱抱我呗~”

 鉴于自己的面瘫属性以及白澍的腹黑属性,谷嘉诚还是忍住了没有“欺负”澍苗,镜头面前不能污!

 心情好的澍苗在庆功宴的时候到处撩人,欢欢就不必说了,撩欢欢是白老师一大人生爱好,还有什么呱啦猴啦也不必说,直男line is rio,最后几个年纪小的也跑过来哭诉被白老师“欺负”了,甚至他还看到澍还去撩粉丝了,重点是粉丝都是美女。

 该死的颜控!

 看到平时最好撩的欢欢就坐在自己身边被人“挑逗”,出于好玩,也出于丢醋的想法,谷嘉诚没多想,“吧唧”一口亲上去,欢欢直接懵逼,更别说同桌的人了。

 不过大家可能没多想,以为比赛结束了,老谷也“放飞自我”了。可欢欢是知道内情的人啊,他平时私下里可能就是会让人觉得有那么一丢丢“傻”(其实是可爱),但他不笨!要么怎么可能是大网呢!

 看着老谷笑的样子,欢欢决定,跑路要紧。

 酒过三巡,该醉倒的也差不多了,也该散了,走的时候一清人数,好嘛,希光两个人溜了。

 这俩货走的时候还算有点良心,害怕为他们担心,于是告诉了白老师他们先溜了这事,可谁想,走的时候白老师居然有点神志不清了,含含糊糊的说了个半天儿,“他们……开房去了……”

 这下好嘛!玩笑开大了!所有人都起哄着陈泽希“色胆包天”,还有人吐槽陈泽希不能再多等两年吗……总之直男话题,要多污有多污。

 其实陈泽希把小孩儿是带回了住的地方,不过不是什么“开房了”乱七八糟的,而是他在北京的房子。前几天还没播到他雪藏,而他又不能回家的情况下,他就是住在这里。

 房子不大,一进去就知道是单身男人的独居室,乱七八糟的。不过小孩儿也没有什么好吐槽的,要是他的话,说不定说更乱……

 陈泽希让小孩儿随意参观,自己去厨房煮一点意大利通心面,小孩儿庆功宴的时候净顾着和老师们、少年们聊天,酒没让他多喝,就一两杯,菜他也没吃多少,闹了一晚上,该是饿了。

 听着小孩儿闹闹腾腾的声音,一会儿发出来“哇,这是什么”的声音,一会儿又叫道“啊!这个我也有”,陈泽希站在煮饭台前,嘴角勾起一抹笑。

 意大利面很好煮,只是这是他第一次做东西给小孩儿,不想马虎,于是他就一直站在灶台前看着。

 切东西的时候感觉到后背有人,果然下一瞬间腰上就围上来了一双手臂。

 他的小孩儿今年是比他矮,但想到他才十六岁,个子还有的窜一窜,陈泽希就囧了……以后小孩儿的下巴就能垫到他的肩膀甚至脑袋顶了吗?

 小孩儿蹭了蹭他的后背,“好香!”
 “你猴哥的技术,还凑合凑合~”
 “肯定很好吃。”
 “那你一定要吃完,吃不完不带你去花果山。”
 “嘻嘻……去哪里的花果山玩?”
 “光哥想去哪里?”
 “嗯……去海南!”
 “好,光哥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吃饱喝足,陈泽希带小孩儿去看了卧室那边的落地窗,住的楼层高,眼前皆是帝都美丽的夜景,如同一团星云,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夜晚的它与突然宁静的世界。

 陈泽希告诉夏之光,夏天的时候他会叫几个朋友在顶楼跳舞,而且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要是不起霾的好天气,站在楼顶,还是能看到帝都繁华的景色。

 “我可以认识你的朋友吗?”
 “当然可以。不仅认识,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一起编排舞蹈,录个视频什么的,前提是——”
 “什么?”
 “呃,不准吃醋!有几个工作伙伴是女性,你见了别吃醋啊,当然也不能喜欢上她们……”
 “你才是‘撩妹狂魔’,我才不会像你一样!”

 小孩儿突然靠过来,张嘴咬了陈泽希嘴巴一口,然后又放开,陈泽希看着他小孩儿笑的得意,假装吃痛的叫了一声,“好痛……”

 小孩儿自己先撩了他哥,这会儿反倒先害羞了,给他哥实力来了一炮“胸击”。

 陈泽希笑着揽着他的肩膀,在他的额角印下一吻。

 传说额角的亲吻是这世间最美好的祝福,那就让这个吻祝福他的小孩儿,希望他,一生无忧。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白澍被谷嘉诚叫醒,叫醒的过程艰难了点,但好歹他的意识已经恢复了大半。

 开着从工作人员那里借来的车,谷嘉诚带着白澍行驶在夜间无人的偏僻道路……

 “我去,你这是要‘先奸后杀’吗?”

 谷嘉诚瞥了一眼说胡话白澍,“你放心,我不仅会‘先奸后杀’,我还要‘再奸再杀’。”

 “老谷……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变态呢!”

 谷嘉诚没继续这个话题,瞥到白澍的衣服又歪了,轻声呵斥他让他把衣服穿好。

 穿好的白老师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越看越熟悉,越看越熟悉,突然一座熟悉的建筑物从眼前掠过,白澍才惊觉,“谷嘉诚你把我带到录制节目的场子干嘛?”

 “先别问,去了就知道了。”

 “嗯……你该不会是求婚吧。”

 谷嘉诚很想翻个能翻到后脑勺的白眼,但碍于自己的面瘫属性,他还是忍下了。

 下了车,谷嘉诚牵着白澍冰凉的手走进那个黑乎乎的屋子。

 这里马上就要拆了,工作仪器什么的也要搬走,外面那个醒目的“燃烧吧少年”字样的宣传牌却还在。

 谷嘉诚带着白澍毫无阻碍的一路畅行,直至走到演播大厅。

 “你哪来的钥匙?偷来的?”

 谷嘉诚终于忍不住敲了白澍脑袋一下,这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什么呢。

 “我问工作人员要的,明天一早就得还给他。”

 白澍摸摸被敲的脑袋,笑了笑,“老谷……你也会拗浪漫了哦~”

 白澍走上舞台,蹦了两下,慢悠悠的开口,“你知道吗?最开始我是不想来这个节目的。输赢对我来说不重要,我从一开始就只是抱着来玩一玩的想法……用‘体验人生’四个字来形容都不为过。”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认识了你,认识了思恒、泽希,认识了那么多兄弟朋友,还收获了一大票美女粉丝——不过这都不重要”

 其实最后一个才是最重要的吧……

 “一直到现在,我对结果都不care的,只是有时候看到粤粤、战战他们认真训练,我就想,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也认真一次。”

 “白澍,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嗯?什么?”话题转的太快,白老师表示有点跟不上。

 “我就喜欢你口是心非的样子,可爱炸了。”

 白澍眨着扑棱扑棱的眼睫毛,呆呆看着谷嘉诚。

 “其实也很享受过程吧?”

 白澍想了一下,点头,“嗯。”

 谷嘉诚走上前,指着脚下的舞台,“我和你一样,不过现在,我也喜欢上了这里。”

 两个人坐在舞台的一角,你靠着我我靠着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两个人的手紧紧握着。

 “哎!澍,你能再对我说一次‘情话你别猜’里你对我说的话吗?”

 “嗯?不要了吧,太丢人了……而且你都没笑出来。”

 “你再试试,说不定我就笑了。”

 白澍想了下,“那你转过来,看着我。”

 谷嘉诚转过去看着白澍的眼睛,“我准备好了。”

 白澍难得的有点害羞,慢慢的来口:“……谷,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谷嘉诚不为所动。

 “谷,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还是不为所动。

 “谷,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好爱你好爱你哦~~”

 黑暗中,澍的声音是那么清亮。可以想象认真思考的他的样子,努力说情话的他的样子,装作老爷们其实害羞的不敢看他的他的样子,他都看在心里。

 为什么一摸他的脸和他的发就知道是他?因为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的眉眼,他的神情,如同雕塑一般,深深刻在他的心头。

 白澍有些生气的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谷嘉诚顺着那只手把他拉到自己面前,用自己的唇封住他的唇。

 唇间细细的摩擦已经不能满足欲望,像是要把对方吃掉一般的侵略,像是把对方狠狠的刻在记忆的磐石。


 天快亮了,晨曦总是那么美好。



————
撒花!写了这么久,终于完结!番外不一定有!新坑不一定有!大家有缘再见!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喜爱!也谢谢大家包涵桃四拙劣的文笔,总之!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们!群mua一个~MUA~~~~😘😘❤️

评论(2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