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藕粉西瓜糖】第一章 关于伐木累

【藕粉西瓜糖】

第一章 关于伐木累

 结束了十年的爱情长跑,陈泽希在巴厘岛朋友的婚礼过后,在浪漫的夕阳的见证下,终于向夏之光求婚了。

 那天天气很好,好到连云彩都没有,但为什么夏之光脸上下雨了呢?大概是太欢喜,也大概是很欣慰,周围的朋友们几乎无一例外的支持他俩,更何况,在前几年就被“掰弯”的夏爸爸夏妈妈。

 陈泽希家的父母更是大方的接受他和比他小七岁多的弟弟在一起,现在小孩儿大了不由娘,一味阻止或许只会适得其反,而且陈爸陈妈接受过高等教育,也懂得同性恋者会多困难,如果父母再不爱自己的孩子那还有谁爱他?

 对于对象是夏之光这件事,陈妈表示要是其他男孩儿她是死都不会同意的。 陈妈说:“你和他相互扶持了十多年,两个人都有过低潮期,甚至跌倒谷底的那时候都没有把你们分开,妈就知道了,你们想在一起的决心有多大,你们找到了对的人,妈替你们俩高兴~”

 夏爸说:“其实挺难受的,第一次去看两个人租的房子的时候,陈泽希在洗衣服,虽然是简单的分类然后放到洗衣机里,但是陈泽希分的很认真,深色、浅色、上衣、下衣,不嫌麻烦的一遍一遍过去看,我走过去看的时候还发现水盆里泡着我们家光光的内裤。我当时就在想,到底是要什么样的‘好兄弟’才会给对方洗这么私密的衣物。后来看到光光几次拍戏受伤,泽希比我和他妈还着急的样子,我就知道了……这两个孩子,是真的把对方放在了心尖尖上。”

 得到了家庭的支持,在演绎事业之外也拓展了副业,没了后顾之忧,生活有保障之后,两个人决定公开。公开或许能得到祝福,但要一直隐瞒,最终再被别人扒出来,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经过长达三个月的出柜之旅,终于在七夕情人节那天,两个人发表声明,在网友一片或祝福或不解或甚至辱骂的声音中,两个人成了内地演艺圈出柜“第一对”。

 之后,陈泽希和夏之光移民去了加拿大,在自己并不真正意愿的情况下,还是修改了自己的国籍。

 陈泽希已经三十五岁了,依旧的魅力无比,每次都把夏之光迷的五迷三道的,夏之光呢哪怕是已经二十七了,也依旧像当年那个跟在陈泽希身后的那个十六岁少年一样。

 岁月似乎格外优待他们,留在他们身上的痕迹太少,只有长大的成熟和男人的独立。

 夕阳下,依旧修长的身影被时光拉的很长,十指相扣,紧紧的拉着对方,好像还能走很久,很久……

 这个世界的幸福还能拥有的更多吗?不要再多了,盈满则亏。

 就像现在这样,有一间自己的屋子,有自己的小花园,有一个不大的游泳池,有一间很大的厨房,有一个舒适的卧室和一张床,最重要的是,还有最爱的人陪在身边,日子就过的如此完美。

 所以当夏之光走在路上看到路过的一个又一个小北鼻的时候,他的心是悸动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夏之光趴在陈泽希的肚子上无聊的画圈圈,陈泽希无聊的看着电视玩他的头发。

 玩着玩着夏之光就把手从陈泽希衣服下面伸进去了,在他的肚子上捏了几把。

 大家都是成年人,谁没个经不住诱惑挑逗的时候呢,正当陈泽希下面一柱擎天、蠢蠢欲动的时候,夏之光突然说:

 “泽希,你给我生个小宝宝吧……”

 这可把宇直泽希吓坏了,一是害怕总攻地位不保,二是怎么变成他生了,每次圈圈叉叉的时候都是“希光”而不是“光希”啊……虽然曾经有过那么几次“光希”,呃,这个先不说。

 重点是之光是怎么想起来要小北鼻的?

 不过这些个问题可以往后稍微按一按,毕竟现在嘛,还是解决生理需求比较重要!

 翻过身把夏之光压在身下,先来个几百回合再说也不迟。

 后来忙一忙,这事情就忘了,直到再后来邻居塞纳一家人来向他们拜访时,陈泽希看到和小孩儿们打得火热的夏之光,他才突然想起还有这么回事。

 俗话说的好啊,不能解决伴侣“各”方面需求的伴侣都不是好伴侣。于是陈泽希秘密找了几家孤儿院和律师事务所,他拿到答复是——他们可以领养小孩儿。

 在他的眼里,夏之光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小孩儿,无论现在他多大,他总觉得他还是当年那个奶声奶气叫他“泽希哥哥”的小奶糖。小奶糖长大了,比他还高一点,背影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担当的男人。现在这个男人有了想要一个家的想法,他又怎么会不陪他一起实现?

 抽了一根烟,陈泽希对夏之光说:“之光,我们领养一个小孩儿吧?”

 他看到夏之光眼睛里闪现了如同婚礼那天闪耀的眼神,他就知道,他果然猜到他心坎里去了。

 两个人去了附近一家孤儿院,那里的小孩儿真多啊,黑种人白种人都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挂着开心的笑,也不怕生,围上来说说笑笑。

 夏之光看了一圈,突然在旁边树丛看到一个小姑娘的身影,他招手让她过来,那姑娘怯生生的,把头探出草丛的时候他才发现这小姑娘是个亚洲人。

 夏之光抱着那小姑娘,问了一句中文,没回答,当年去日本、韩国开演唱会的时候也学了一点日语和韩语,两种语言都说了小姑娘还是没反应。

 正思考着这小姑娘是哪里的人,脑内却闪过白老师和欢欢他们,灵光一闪,他说了一句半调子粤语,“细朋油?”

 谁知小姑娘突然看着他,好像是听懂的样子。

 夏之光抱着这个祖籍可能是广东那边的小姑娘兴冲冲的找到陈泽希。

 陈泽希刚好在找夏之光,这会儿看到一个大小孩儿抱着一个小小小孩儿,别说,画面还挺有喜感的。

 “泽希,我想收留这个小朋友。”说完,他把小姑娘放下来,用粤语问她,“细朋油,内似否愿意跟我们走咋哇?”

 小姑娘有点羞涩,一直在玩自己的衣服上的绳子,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

 夏之光兴奋的看着陈泽希,“泽希?可以吗?”

 陈泽希宠溺的看着夏之光,“Of course.My prince.”

 这边的工作效率不是国内能比得上的,一星期之后,他们就把小姑娘带回家了。

 哦,已经不能叫她“小姑娘”了,要叫她“陈夏星”,小名“小藕”。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