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01

【强特】光年之外01
    门轻哒哒地响了一声,房间里的空儿瞬间竖起耳朵听着门口的动静,直到响起了了熟悉的开门声音,它才围着门口扑腾扑腾的上蹿下跳着,仿佛是在嫌弃门外的人怎么这么慢。
    利特一进门就看了这样的景象,他一边把包放在衣柜上,一边抱起空儿,说:“空儿啊,想阿爸了吗?”
    空儿疯狂的舔利特的脸,尾巴一摇一摇着。其实这也只是把空儿放在了家里半天而已,但是空儿这么喜欢自己,他的虚荣心还是小小的满足了一下。
    嘴里哼着不着调的调子,利特检查了下空儿的投食器,发现狗粮快没了之后,于是又拿了点新的填进去。马尔济斯犬的特点就是活泼好动又粘人,但空儿仿佛格外粘人,他在家的时候总是围着他,对他摇尾巴。
    打开了电视,空荡荡的屋子里总算有了点声音。
    利特卧在沙发上,空儿也在他的臂弯中趴着。他的脸蹭着空儿毛茸茸的脑袋,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渐渐的不动了。
    空儿的听觉很灵敏,当它突然听到耳边呜呜的声音时,突然竖起了耳朵,原来那个一直抱着他的男人在睡梦中不自觉的呜咽着,可能是做了可怕的梦?
 空儿舔着他的脸,似乎是在安慰他,所以终于清醒过来的利特摸了摸脸上的水痕,才发现脸上只有一两滴的泪水以及大部分的空儿的口水。
    他笑了笑,对空儿说:“对不起空儿啊,阿爸是不是弄脏你了?”如果金希澈在这的话,一定会对他说,“呀!朴正洙你别假笑了!”但是他不在,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在。
    从前屋子很小,但是很热闹,现在屋子大了,却没有人了。
    没有谁能陪谁一辈子,夫妻尚且不能,更何况每个成员都有自己人生。他们是一生的羁绊,一生的伴侣,一生的使命,却不一定能相携一起走完一生。人生啊,这么短暂、绚丽,能遇见彼此就是最大的幸运,还敢奢望什么到老到死。
    最近的利特不知为什么总有这样的想法,关于生老病死,关于时光飞逝。
    收拾了一下躺乱的沙发,利特走到卧室,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半宿才终于睡着。
    空儿也睡熟了,只是朦朦胧胧间听到了什么声音,如果空儿懂得人语的话,那它一定知道阿爸口中的“强仁啊…”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经纪人早早就发来了今天下午要用的台本。
    草草地扫了两眼之后,就把它放在了一边。这些年来努力的一个人成长,成员们来来去去没有谁能够完整地陪谁走过一段平静的时光,所以自己也就渐渐的能够独当一面。但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如果有成员在身边的话,他能轻松很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看似云淡风轻,心里却有着别人看不出的负担。
    今天的嘉宾是一组新出道的男子爱豆,在待机室的时候,队长带着一共三名成员恭敬地进来问好。看着他们整齐的动作,利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刚出道的时光。看着他们带着些许畏惧的目光,利特也赶紧重拾笑容向他们回礼。
    拍摄过程中利特一直很照顾他们,就像是以前无数次对别人做过的那样,所以拍摄的一直很顺利。
    按照惯例,拍摄完之后,大家都会出去聚聚,所以今天也不例外。
    利特右手边的后辈突然小心翼翼的对大家说:“哥哥,我们有一个成员,就在这附近拍戏,这会儿结束了……”
    不等他说完,利特立刻解围:“没关系,叫他来一起吧,是那个成员?”
    “珍云。”
    “英云?”
    “珍,珍云。”
    利特张张嘴,笑了笑解释:“太吵了没听清。”
    五分钟左右,珍云就来了。
    利特没见过这个后辈,只是听说过名字,但是貌似和大哥们很熟悉,见到之后大哥们熟悉的和他交谈。
     珍云站在他身边恭敬的问好:“利特前辈,你好。”
     不知道是不是这家店的灯光有问题,还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眼前这个人,分明是另一个人。
    那个人高大,坚实,有厚重的肩膀,有宽阔的心胸,有包容他所有缺点的耐心,有体谅他所有笨拙的温柔。
    眼前这个人,差不多一样高,差不多一样的笑,那样的眉眼,那样的语调……瞬间失了神,利特迟疑的看着他:“英……英云?”
    珍云笑了笑:“我和强仁前辈真的很像吧,前辈您也认错了呢。”
    利特的幻觉在听到珍云的声音的一瞬间消失,果然,两个人再相像,也没有办法从外貌像到声音。
    被拆穿的利特也只好承认刚刚一瞬间的尴尬,“是啊,很像呢,我也差点认错了。”
    大哥们也笑着说刚看到珍云这小子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他再壮点就更像强仁了…………
    “那个,我今晚还约了医生,我要先走了。”利特笑着和大哥们打招呼,大哥们寒暄着问他去看什么病,编了几句谎话然后才在后辈们的问候声中起身离开。
    朴正洙真的没有那么坚强。
    在触碰到内心真正敏感的地方时,会柔软的不象话。
    就像刚才的一瞬间,真的无法把握自己会不会再次出丑。
    坐在车子上,半开着窗户,让微风凉凉的吹进来。
    “叮——”
    拿出工作手机,是雍善哥发来的短信:“明早九点的会议,别忘了。PS:英云回来了。”
    这是大队要工作的时候,雍善哥一定会给每位成员发的短信。
   “ok,知道了。”
   回家的路上,脑袋空空的,连怎么上楼的都不知道,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
    是欣喜吧?
    是欣喜啊。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