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05

【强特】光年之外05
 不过好像事情的发展确实不受控了,或者说在他的默许下,越来越不受控。
 珍云背着背包敲开他家门的时候,他意识到有些过分的离谱。
 “哥,我可以在你这里住一晚上吗?”
 “你怎么来了?你的经纪人知道吗?你不用住宿舍吗?”
 “我已经和经纪人大哥说好了,特哥真的不能收留我一晚上吗?”
 “真的?”
 “真……的。”一边说着,一边珍云的手机就响了。
 拿出来一看,果然是他的经纪人打来的。
 利特让他进屋:“你先接电话,公放,我也听。”
 “是……”
 电话一接通,就听见这位大哥的怒吼声:“珍云你去哪儿了?你不在电台吗?其他工作人员都走光了,也没看到你!”
 利特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他,他只好红着脸继续回答:“哥……今天我可以不回宿舍住吗?”
 “为什么?你除了住宿舍,还能住哪?不行,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哥……我现在在利特前辈家。”
 利特把手机拿过来,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你好,我是利特,现在珍云在我家。是我要请他来的,虽然很失礼,但是,我们今天晚上是要讨论关于最近上节目的事情,所以非常抱歉没有事先通知您。”
 “真的是利特君?”
 “是,是我。”
 “啊,您好……”经纪人沉默了好久,珍云有些焦急的盯着手机,停顿了很久,手机才重新传出声响:“那既然如此的话,珍云今天晚上就拜托您了。”
 “十分感谢。”利特看到珍云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
 “您能这么帮助珍云,才是我们要感谢的。”
 挂掉电话的利特一直看着珍云,虽然很无奈,但还是温柔地对他说: “我帮你背了一次锅,你要怎么报答我?”
 “我把我自己给哥怎么样?”
 “你?我要你能做什么呢?”
 珍云一边放下包,一边对着利特撒娇:“哥哥怎么会要求弟弟做什么呢?对吧?哥哥从来都是无条件对弟弟好的。”
 利特笑了笑又摇了摇头问他: “吃晚饭了吗?饿不饿? ”
 “什么都没有吃,我一天就只吃了半包饼干,饿死我了。”
 “这样,那我做给你吃,你吃什么?”利特转身走向厨房。
 “哥做的吗?那我什么都吃,只要是哥做的。”
 利特拿出冰箱里的食材,看了看只能做速食意大利面。
 做了很多期的美食节目,现在的利特也能自己做一些东西吃了,而且还不赖。
 做饭的时候,珍云就在客厅看电视,恍恍惚惚间,利特突然觉得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他的爱人坐在一边等他做饭,他就在厨房,一边看着爱人的背影,一边担心锅里的水够不够多,菜会不会咸……
 看着珍云,利特还是忍不住的想,他要是强仁的话该有多好……
 “哥,做好了吗?”
 “没,再等十分钟左右。”
 珍云走到利特身边:“哥,你在想什么?刚刚一直在发呆。”
 “没,没有。”
 “是在想……强仁前辈吗?”
 利特转头看着他,只见珍云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珍云深吸了一口气:“利特哥,每次看我的时候,都好像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这个人,是强仁前辈吗?”
 “说的什么话啊?你就是你。”
 他盯着利特的眼睛,继续道:“没错,我就是我。所以利特哥也要记住,我就是我。”——
 他的手就搭在利特的肩膀上:“现在把手搭在哥的肩膀上的人是我。”
 他的手往下移停在了双臂上:“把手搭在哥的手臂上的人也是我。”
 珍云看着利特继续说: “包括现在哥不肯看眼睛的人,也是我。”
 利特挡开他的双手,说:“珍云你,现在是在调戏哥吗?”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吓到哥,但是我今天是抱着可能失败的心情,来向哥告白的。”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利特瞬间有点堂皇,退后了两步:“你,是不是很久没谈恋爱了?”
 “哥,这和我有没有谈恋爱没有关系啊,哥也喜欢我的吧,不然为什么这么纵容我总和你在一起呢?”珍云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又想起了那张狸猫笑。
 那一天,那个人就像现在的珍云一样,横冲直撞,带着傻乎乎的决心来找他,他看着他害羞的表情,忍着笑故意装作听不懂,然后在他快要暴走的时候亲吻他……
 所以,脑海里想着拒绝他的话,却突然又想到那天希澈说的:“……他还没回复。”
 如果像他一样留有怀念,难免介怀,可是连回复都没有,所以甚至不知道他的想法,看着他每次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的时候,他失望了。
 真的真的失望了。
 面前这个少年,有着和他相似的面颊,是不是就可以装作不知道?哪怕是对面前少年的欺骗,虽然很可恶,但是空寂了那么多年的心啊,终于可以再次跳动一次吗?
 所以他默许了,又一次默许了少年越矩的行为。
 他的手,快要扶上环抱着他的少年的手,他说:
 “珍云啊……我们以后就不要见面了吧。”
 相比于一开始就没有希望的人而言,在得到一点点希望之后又重归失望显然更加心痛。
 少年震惊的看着他,但是面前这个成熟的男人却一本正经的继续说:“虽然这么说对你很不公平,但是事实上,我确实把你当成了别人。你只是很久没有得到一个人的注视,偶尔被我关心才会误会,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总之,在事情还没有闹大之前,我们不要见面了。”
 利特退后三步,拉开安全距离,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盘子,把面盛出来,放在桌上。
 看起来,风平浪静。
 “哥……”
 “来吃吧。”
 珍云抹了把自己的眼泪,也退后三步:“我知道了。对不起,哥,以后不会再打扰哥了。”
 说着,他转身走向客厅,拿上背包打开门出去了。
 听着他离开的动静,利特也很难过。
 为珍云,也为自己。
 “为爱勇敢”——珍云勇敢过一次,他自己勇敢过一次,那个人也勇敢过一次。
 珍云勇敢过一次,遭到了自己的拒绝。
 他勇敢过一次,最后和他分了手。
 那个人勇敢过一次,然后就,再也没有勇敢过。
 难道“爱”这件事本身……是不值得“勇敢”的吗?
 迟迟听不见关门声音的利特,走到门口看了看。
 一个身影,在门的背后站着。
 “英云?”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