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08

【强特】光年之外08
 甜蜜的时光总是短暂,还没有尽情享受,就不得不面临短暂的分离。
 利特把行李箱摊在一边,一件一件的把衣服叠好,装好,放进去。强仁一进家门就看到了这幅情景,疑惑地问:“特哥?这是做什么?”
 利特小步委屈地走到他面前,伸手抱住了这个大型狸猫,说:“南美演唱会……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了。”
 “啊——”狸猫也伸手环住利特的后背,轻轻拍了几下,说:“明天就走吗?什么时候?”
 利特好像更委屈了,用着不符合年龄的撒娇说:“明天早上。”
 强仁摸了摸他的脑袋,特哥的头发软软的就和他的性格一样,他一边安慰着他:“对不起,哥。”
 “为什么?”
 “不能送你。”
 “没关系啊,十天很快就过去了,我会很快回来的。”利特对着强仁笑了,嘴边漾起了好看的梨涡。
 强仁看着他的哥,嘴边也勾起淡淡的微笑,“嗯,很快就过去了。”
 并排躺在床上时,利特紧紧靠着身边的强仁。
 落地窗没有拉上帘子,漫天的星河在灯火人间的照应下,反而渐淡,看不真切。只有眼前的汉江水在黑沉沉的闪耀着不明的光。
 利特的手从被子下面渐渐摸索到身边的人,起初强仁以为自己占了太大的地方,就往旁边挪了挪,可那只手矢志不渝的继续向他前进,于是他也只好抓着。
 那只手依旧是骨节分明,修长并且柔软,并不是说他的手像女性的手一般的柔荑,而是从他的性格中透露出的温柔。这只手很温暖,和他相握的时候总是能给他力量,抚平他内心的躁动。于是他牵着那只手,放在嘴边吻了吻,就像是以前他经常做的那样。
 被子突然出现翻动的声音,直到耳边突然传来轻轻的呼吸声。
 陡然睁开眼,利特的脸庞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他,低头亲吻他的唇。
 心跳不可抑制的飞快跳动,甚至突然忘记了呼吸的方法。
 他慌忙的侧过头去,扶着利特肩膀,生怕他倒下来,说:“很晚了,哥明天还要早起,快睡吧。”
 “飞机上也可以休息……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吗?我们要分开十天了…”
 “不可以。”强仁带着果决的语气继续说:“哥在飞机上会休息不好,而且,你会很难受的。”
 “没关系的…我只是,只要一想到我们才重新开始就要分开,就好不甘心。”利特失落的低下头,干脆趴在了强仁身边。
 强仁抱着他,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好好睡一觉。”
 利特伸出手抱紧他:“英云……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我感觉,等我回来之后,你就不在了……”
 可能觉得自己的想法确实很荒诞,他自己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强仁,分明没有睡却没有接他的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强仁低声的说:“不会的,睡吧。”
 “真的?”
 “真的。”
 “那我可以索要证明吗?”
 “什么样的证明?”
 “英云。”
 “嗯。”
 “吻我。”
 强仁突然睁开眼,眼前的特哥无比真摯的看着他,他眼里的爱与渴望他都看到了,这分明也是他的渴望,怎么能看不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带着呼吸间摩擦彼此鼻尖的热意,强仁的唇轻轻覆上了利特的唇。
 他的唇很温暖,鼻尖轻轻的触碰仿佛都带着颤抖,微微的热意骚动着孤单了多年的心灵,不知不觉间,温柔的吻变得激烈起来,他们伸出手,将彼此靠近,交换彼此呼吸的频率、舌尖的气息。
 这其实是这么多天以来彼此交换的第一个深吻。
 要不是因为强仁每次看着他的眼神满载深情,他都要怀疑面前这个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和他复合。
 不能只有愧疚,只有愧疚是不够的,他要他的眼神像十年前那样,看着他时明朗、热烈、炽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温柔的深情里还有愧疚,愧疚不是爱。
 之前的每次亲吻,每次仅限于连浅尝辄止的程度都没有,他以为可以等,但是人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的。
 他想这么做,于是这么做了。
 利特捧着强仁的脸颊,眼泪也就这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突然,他停了下来,伸出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呼吸他的气味。
 强仁也紧紧环住利特并不宽阔的后背,闭上眼睛的他不知在想什么,在脑袋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前,他就已经说出了口:
 “我爱你…我爱你。”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