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09

【强特】光年之外09
 时差让交流变得困难,黑夜与白天的差别仿佛天与地的距离,不过哪怕是这样,也不能阻止相爱的人通过手机传情。
 吃饭的时候,坐车的时候,彩排间隙的时候,利特总是拿着手机戳戳戳。
 再迟钝的队员也发现了利特的异常,不过他不说,他们也不问。
 思念这种东西,在有事可做时往往不会被察觉,但是一旦空闲下来就会变得噬魂啮骨。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夜晚,从酒店落地窗向下看可以观察到城市的大动脉,现代城市的灯光映照着黑暗的夜,昏暗的夜晚昏昏沉沉的刺激着旅人的心。
 正是个适合思念的时间,是一个拥抱。
 那个拥抱温暖、踏实,在他准备离开时,强仁抱着他,刚好可以完全环住,他坚定的把他揉在怀里,吻着他的头发,和他说着悄悄话。
 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微笑,看着手表上的时间,默数三、二、一,果然在最后一声时,手机响了。
 还能有谁呢。
 利特抱着手机靠在床上,手机里传来强仁的声音。
 “哥现在在哪?”
 “在阿根廷,今天刚公演完,明天一大早的飞去智利。”
 “很累吧?快休息吧。这几天睡得好吗?要多休息,你身体又不好。”
 “现在已经变得能适应了,感觉没多大关系。现在韩国时间……中午一点了吗?吃饭了吗?”
 沉默了一会儿的强仁,才回答道:“嗯。哥也吃过了吗?”
 “嗯,阿根廷的食物好吃。有一道牛肉你肯定喜欢,以后我们一起来吧。”
 “……对不起,这次不能一起。”
 利特笑了笑:“呀,不用说对不起,以后我们一起去啊。”
 “嗯……哥早点睡。”
 分明不想睡的利特在强仁的百般催促下,终于还是挂掉了电话,走到卫生间涂上面霜,捏了捏镜子里面自己傻笑的脸,然后内心愉悦地走到了床边。
 在南美的公演是热闹而又沸腾的,粉丝们的热情很容易激发他们想要好好表演的欲望,用着比平时更多加十倍的力气,舞台上能尽情享受,但一躺到床上就突然感觉有千斤巨石压在身上。
 现在的利特就是这总感觉,又把手机拿出来翻了翻,没有看多久,就合上了眼睛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也很慢,但是因为有强仁的存在,不管是快还是慢都显得分外甜美。在他又一次在喧哗落尽时等待着强仁的电话时,他的心情与空旷的夜空完全不同,分明看不真切的星此时也闪烁了耀眼的光。
01:05
 已经晚了五分钟。
01:10
 利特决定把电话打过去。
 所谓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直到打到了第三通才被接起。
 “啊,对不起哥,昨天晚上睡得太晚了,明明定了闹铃但是没有起来真是抱歉……”
 听着他带着酒气的解释,利特有点生气的质问他:“你又喝酒了?”
 “嗯……”
 “为什么?这次又是为什么?不是说过不喝酒了吗?为什么骗我?为什么不遵守约定?”
 连珠炮式的疑问向强仁袭来,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以前分明还会辩解几句,但是今天只有道歉。
 “对不起,哥。”
 知道口气有点重了的利特,叹了口气,对着电话那边的强仁说:“对不起,哥刚才对你生气了。但是这次是为什么呢?你有心事吗?”
 “……没,没有,就是突然想喝酒了……对不起哥。”
 “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对强仁发脾气。
 不喜欢喝酒的原因就是不喜欢他喝酒。
 喝完酒的他暴躁,易怒,像只控制不了自己的野兽。
 虽然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但就是不喜欢他喝酒,看看他因为酒受到了多少伤害。
 所以哪怕压力再大时,他都不会用酒来打发时间,这个东西,像是心中的一根刺。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没有拿起手机的兴趣,也不想麻烦别人休息,就这么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直到天亮时才睡下。
 可是睡了没有一小时,手机铃声就突然响起。
 拿起一看,是强仁的号码。
 正奇怪着强仁为什么这个时间点给他打电话,却陡然升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好,请问你是利特君吗?”
 “是的,请问你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是,也不是什么大事。强仁君在我们店里喝醉了,我们问强仁君谁可以过来带走他,强仁君就一直说着利特君的名字,还拿出手机给我,于是我就跟您打电话了。”
 “……喝醉了?一个人吗?”
 “是的,一个人。来的时候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因为是以前认识的演艺人所以留意了一下。”
 “是,谢谢您联系我,我现在人不在国内,您这边详细地址发我一下,我找人去接一下强仁君。”
 “啊,好的。”
 挂掉电话的他赶快拿起另一部手机,打给一个在国内的经纪人,电话倒是很快接通,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强仁的手机也传来了详细地址。
 大概半小时以后,手机重新被接通,经纪人告诉他他已经接到了强仁。
 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的利特,又简单交代了几句才把电话挂掉。
 冷静下来后的瞬间,感觉到的是愤怒,然而没有一分钟,便是如潮水一般袭来的不安。
 英云他……
 为什么?
 突然想到希澈的话:
 “那么……
 你和强仁的心结都打开了吗?”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