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10

【强特】光年之外10
 恍惚之中的练习,出了一些不该出的错。
 知道自己的状态影响到了队伍,利特果断干脆的走出门去,希望能冷静一下。
 赫宰担心的走出来跟着他,看着利特皱着眉头的样子,他知道事情肯定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哥?还好吗?”
 “嗯……”
 “哥这分明是不好的样子啊……腰疼了吗?还是胃?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不是,我……我现在很混乱。”
 “压力很大吗?”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像是烦躁,像是生气,这其实都是不安的表现,他都知道。
 他甚至知道不安的来源是什么,但是不知道不安的原因是什么。
 金英云。
 这个和他牵绊了小半生的男人。
 复合之后仿佛把他绑在身边也没有办法消解的陌生感。
 他都知道——
 看起来每天同吃同睡,却像是堵了一面墙。
 可以握住他的手,拥抱他的体温,却触碰不到他的心。
 他的笑,像是真的又像是假的,那么远那么近。
 面对面的呼吸,心跳声却仿佛距离在光年之外。
 他都知道……
 不安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天,当然在表演时依旧展现了专业人的态度,但一背对镜头,谁也没有看过他的笑。
 原本决定最后一场公演结束之后的第二天才启程回国,但是在公演结束之后,利特就匆匆回到酒店,连结束后的聚会都没参加,收拾了行李,搭上了的一趟半夜出发飞机。
 临时改签飞机票很麻烦,所以现在只有一位经纪人安静的跟在身边。
 飞机上他睡不安稳,也休息不好,脑子里是绞成一团的乱麻,刺激着他的神经。
 下了飞机匆匆交代了几件事情,利特便飞快的回了家。
 奇怪的是,站在门口的他反而不敢打开门了。
 深呼吸了两次,他将手伸向密码锁,缓慢的输进了密码。
 咔嗒一声,门打开了。
 安静无声。
 安慰着自己,现在是半夜,没有声音也是正常的,但是走到客厅、走到卧室、走到客房,走遍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找不到那个人时,他瞬间愣住了。
 脚底升腾出的热气熏疼了他的眼睛,脑子里的乱麻挥舞着带刺的触手在肆无忌惮的扎着他,仿佛下一秒就要破皮而出。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迈出去的脚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落下,站在自己的家里,却突然恍惚而陌生。
 突然,他眼前一亮,大步向外面走去。
 如果不在这里的话,强仁有可能回到了自己的家也说不定。
 从车库里开出了自己的车,虽然内心焦急,但是也不得不分神一直安慰自己: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强仁一定在那里,不要自己吓自己。”
 出电梯的时候几乎是小跑着走到门口,这次不再犹豫,飞快的打开门——
 依旧是令人绝望的安静与黑暗。
 每看过一个房间,心里就愈加沉重一分。
 所以自己的猜想并没有错?
 他离开了吗?
 “不,他不会离开这里。
 他只是离开了我。”
 浑浑噩噩回到了自己家。
 这回是真的绝望了。
 可奇怪的是,他没有哭。
 他只蜷缩着抱着自己的双腿坐在沙发上,连空儿也消失了都没察觉到。
 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英云,你,现在在哪里?”
 天终于亮时终于等到回复:“我现在在家,哥去玩了吗?”
 看着这条回复,利特的眼泪突然落下,大颗大颗的。
 把手机扔到一边,现在他什么消息都不想回复。
 明明是炙热的夏天,却寒冷的不由自主的打颤。
 走廊里传来几声几不可闻的小狗叫声,紧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他站起来吃惊的看着被打开的门。
 门外的人吃惊的看着流着泪的他。
 “哥,你回来了?”
 话音刚落,两个人便拥抱在了一起。
 “你,去哪里了?”
 “我回老家了啊……哥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说好后天才回来吗?”
 听到他的回答,利特破涕为笑。
 强仁摸着他的头发,安慰他说:“我不在让哥不安了吗?对不起,我应该告诉哥的。”
 “不是,是我多想了……英云啊,我爱你啊。”
 “我也爱你,正洙。”
 闹了个乌龙,利特就像个孩子一样大喜大悲,瞬间的情绪转换消耗了太多的热量,肚子里的咕咕鸟也不适宜的叫了起来。
 放开特哥,强仁把空儿的狗粮又加了些之后,问他:“哥吃什么呢?家里好像什么都没有。”
 “我看看……”空儿知道主人回来了,不停的在他腿边打转,欢喜的尾巴像是要摇出螺旋桨的架势。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问:“对了,春香去哪里了?”
 “啊,送回老家了,因为现在不经常回家也不能总是放在宠物美容室。”
 利特偷偷擦干脸上残存的泪水留下的痕迹,他说:“啊,这样啊。”

评论(1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