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11

【强特】光年之外11
 因为提前回来,所以这两天都没有其他的行程,利特一人在家,家里显得空荡荡的。
 强仁有自己的事情在忙,利特没有具体问是什么,只知道他出去的很早回来的很晚。
 晚到每次利特都准备睡觉了他才会回来。
 虽然心里不高兴,但还是温柔的支持他,这才是利特,大家理想中他的样子。
 强仁推开门,本以为特哥已经在卧室睡下了,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才发现特哥坐在客厅里,抱着空儿,没开灯也不知道到底睡没睡。
 走到他身边,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才知道特哥已经睡了。
 强仁正准备伸手叫醒他,就听到利特的声音,在说:“冷……”
 他伸手抱住了利特,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利特的呼吸均匀的撒在耳畔,头发痒痒的搔在勃颈处。
 强仁的目光顺着利特的头顶向下看去,带着无限的爱意,最终停在了他的嘴唇处。
 想吻他的一瞬间,却突然停住了,最后只亲吻了他的梨涡。
 利特睡眠本来就很浅,在强仁抱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他闭上眼睛装睡想看看英云会做什么,没能等来一吻的他莫名的有些失落。
 利特带着慵懒的声音,说:“回来啦,快去洗漱,然后睡吧。”
 “嗯,对不起……哥你也快到床上睡去。”
 “嗯……”
 最近总是能听到的一个词,他的嘴、他的眼,他望着他时的神情,都在说着这个词。
 到底是什么呢……?
 他到底想说的什么……?
 最近总是烦乱的心思需要一个线头才能解开,不然再多几年的感情也抵消不了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距离,做事情一向果决的他,在强仁出门后,也下楼开车走了。
 他要去机场,今天是成员们回国的日子。
 不过与其说是去接成员们,其实主要是去接一个人,希澈。
 坐在公司的会议室里,希澈一直抱怨飞机时间太长,利特一言不发的走到对面的位置坐下,看着他。
 看着利特认真的神情,希澈愣了一下,锤了锤酸痛的脖子,说:“怎么了?你们,打架了吗?”
 “希澈啊,这一次,请你帮我。”
 “什么?”
 “你知道的事情,关于强仁的,关于我们两个人的……所有的,还有你上次说的……”
 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希澈不由自主的严肃起来,坐在利特对面,小心的开口:“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是,我想知道真相……我,”露出了慌乱表情的利特,第一次有这么无力的感觉,继续道,“我感觉,这么多年在英云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想知道,想知道是什么,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希澈啊……”
 “……好吧,你想从什么开始谈起?”
 那么多年没有做过自己,只有今天,他想为了那份坚持,做一回自己。
 “‘对不起’”
 “嗯?”
 “英云的‘对不起’。”
 恍然大悟的希澈了然的看着利特,他在思考,思考要怎么委婉的说出那些话。
 那些经历过岁月沉淀的事实就像淘金一样被翻滚而出,利特瞪大眼睛看着希澈在说话。
 对不起对不起……每一次都是对不起,可是又怎么会有那么多需要对不起的事呢?
 看着他的眼睛时,每次对他说话时,愧疚的神情一次两次出现还好,可是多了,他也觉查到了不对劲。
 那么唯一的解释是,英云他,需要对不起的事实是另一件。
 是这件事促成了两人渐行渐远的事实,也是让英云无比愧疚的事实。
 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所以他来找了金希澈。
 强仁不知道的是,利特去军队那两年,曾拜托希澈多多照顾他,多和他一起上节目,本来两个人就很亲,联手做节目的话英云也应该更容易上手才对,这是他离开前,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两个小时后,利特从办公室里出来了,踉踉跄跄的脚步看起来马上就要摔倒一样,希澈早在半小时之前就离开了,那之后,拜托了助理去楼下买了酒回来。
 酒这个东西啊,不好喝,辣嗓子,冲鼻子,还会让人不自觉的流眼泪,可是为什么那个家伙就这么喜欢喝呢?
 助理把车开回他家,还想把他扶上去,被他拒绝了。
 好不容易打开家门,利特靠在门上,发呆了好一会儿。
 空儿围着他打转,兴奋的不知所措,但是他身上的味道并不好闻,因此空儿还对着他叫了几声。
 利特笑了一下,把空儿强硬的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耳朵,拿出手机在上面按了按,然后又喃喃自语着什么。
 “英云呐……”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