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四_

【强特】光年之外12

【强特】光年之外12
 强仁今天一回到家就觉得气氛不对,很明显的能看到的就是家里有很多的酒瓶,不是空的,而且全部都已经打开了。
 正疑惑着,利特从厨房出来,靠着门框看着他,眼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错觉而显得红彤彤的。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只是脸上没有笑,强仁心里咯噔一怔,完全不知道待会儿要干嘛。
 利特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到了桌边,拿出一个杯子然后把酒倒了进去。
 然后不由分说的直接喝了两大杯。
 有过喝酒经验的都知道,喝酒最忌讳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往里面灌,尤其是不常喝酒的人,会格外难受。
 强仁连忙走过去坐在利特对面,伸手夺下了利特的酒杯,对他说:“疯了吗?你不是不喝酒吗?为什么?”
 “我想知道你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味道。”
 听了这话的强仁突然停下来,默默看着面前这个和十年前完全不一样的人。
 时间是最无情的东西,他把人从心脏剖开成两半,一半承载着难以回忆的过去,一半装满了无法重来的无奈,一如现在的他们,强仁和利特,朴正洙和金英云。
 利特从他手上又抢回来了酒杯,拿着一瓶酒分别倒在了两个杯子,一杯给自己一杯强仁。 
 那只手矢志不渝的在他面前端着,他也不好不接,于是在利特爽快的一饮而尽之后,他也仰头喝下了那杯酒。
 利特对他笑了笑,又倒满了。
 强仁握着他的手,说:“哥,怎么了?”
 “一旦,先陪我喝吧。”
 看着他漫无目的的一杯一杯饮下,那样子就像是牛饮一般,明明不会喝酒,肠胃也不好,但看着这样的利特,强仁能感觉到他似乎有什么要说,只是不太好开口,所以才用了这个方法。
 于是他也端起酒杯,一杯一杯的饮下。
 干喝酒其实很难熬,没有食物打底也没有话语发泄,这样子的喝就像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
 利特已经有些醉了,但不知道醉到了什么程度,强仁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走向了卫生间。
 他的酒量比利特好太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狠狠泼了一捧水上去。
 咔嗒一声,没有上锁的卫生间被人打开了。
 利特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他身后,打开了花洒。
 冰冷的水花突然劈头盖脸砸下,喝了酒之后发热的脑子被冷水一激灵,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强仁疯了一样把站在冷水下的利特推开,握着他的肩膀,质问道:“疯了吗?为什么打开冷水?”
 说着他就转身想关掉开关。
 谁知他刚按下开关,还没来得急转过来,就被身后的人推了一下,冷不防的被推到在了地上。
 利特笑了,看着他:“你,金英云,说吧。”
 强仁心里也突然冒出了一股邪火,语气不好道:“什么?说什么?朴正洙,你今天疯了吗?”
 “不是这句。快点说!” 
 “呀?什么啊?你说清楚!”
 利特突然又打开了冷水开关。这一次喷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坐在地上的英云。
 见他顽固不化,分明不懂自己的意思,环顾了一圈卫生间后,利特失望的低下头,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我,真的很恨你。为什么你要做这么多错事?为什么组合要因你而备受诋毁?为什么你要喝酒?为什么?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最恨你的地方,你,强仁,为什么把我变成了这样?”
 利特的眼眶红了,却没有泪,他一口气说了今天最长的台词,胸口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激动而上下起伏。
 但是强仁听了那些话,原本的怒火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全身只剩下冰凉的颤抖,不知是因为那些话,还是因为那些水。
 他只突然呆呆的靠着墙,仿佛寻求庇护。
 利特拿着手上的皮带,对折起来抽在了他的大腿上,虽然不太疼,但是声音很响,让强仁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我变得可以独当一面,我变得能说会道,甚至变得越来越能面对一切,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才变成了这样……这样,你还不道歉吗?”
 利特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准确无比的扎在他最敏感、最疼痛的地方。
 他知道了,他一切都知道了。
 利特走过去推了一把他,他顺着抱住了他的胳膊,在说出了第一句对不起之后,更多的对不起像潮水一般涌来,仿佛此时他只会这一句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强仁的眼泪终于也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压抑了多年的眼泪,终于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发泄了出来。
 一直以来,他抱歉的除了对成员们的愧疚、对无法重拾自信的愧疚,还有谁都不知道的,对朴正洙的愧疚。
 就像他说的,朴正洙变了,以前非要几个人才能撑起的节目,现在他一个人也能顶半边天。
 他在组合最顶峰的时候出了事,那么谁能承担呢?只有他了。
 他的变化,他所有的变化,都让他觉得对不起。
 强仁坐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利特蹲在他面前,看着他,继续道:“你是该道歉。但是,我原谅你,英云,我原谅你了。”
 强仁抓紧利特的衣服,低低的声音继续道:“对不起,正洙。”
 利特伸手抱住了他:“我原谅你。”
 “不要离开我。”
 “不会。”
 “对不起,哥。”
 “没关系。”
 利特抬手关掉了冷水,稍稍退后了一点,看着强仁发白的嘴唇,然后吻了上去。
 原本只是一个安慰性质的吻,渐渐变了质,仿佛只有强烈的侵略对方的口腔,将对方拆吃入腹一般才可以抚平内心的不安。
 利特一边吻着,一边不停的拍着强仁的后背。他的衣服也湿了,但是强仁并没有越矩,只是一直紧紧的帮着他,像把他锁在怀里一样。
 “我爱你,英云。”
 金英云停了下来,顿了顿,回答说:
 “我也爱你,正洙。”

评论(1)

热度(15)